第三百三十八章:重现世间的魔渊之国(感谢全球冷天气的盟主)(1 / 2)

超凡灵光遮蔽一切。

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好像大海的浪潮。

魔灵王后直接被爱莲娜出鞘旳剑逼退,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终结。

剑光带着金铁交错之音,直接将周围的一切割裂。

那长数十米的火龙瞬间被割裂成无数段。

爱莲娜单手持剑,动作简单而凌厉。

然后,她将剑竖在了身前。

两根手指并拢抚过剑锋,好像在进行着一场开战前的仪式。

她口中说道。

“你急了。”

“因为你觉得你没有我强。”

“但是实际上,这与强弱无关,而是你觉得自己一定会输。”

“强不一定赢,弱不一定输。”

“寻找对方的破绽,用最小的力量,击败最强大的敌人。”

“战斗没有到最后一刻,胜负就还没有定下。”

爱莲娜的眼神凌厉到了极点:“战斗比的不仅仅是勇气,不仅仅是不怕死,还有你对自己的信心。”

“勇气可以鼓起,不怕死也很常见,对自己的信心才是关键。”

魔灵王后听到这句话后,愣了一下。

她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很久很久以前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这般教导自己的。

“您以前就和我说过这种话。”

“可是,就像您所说的那些道理一样。”

“我始终学不会。”

“我放不下,我松不开,我也看不透。”

魔灵王后:“我不是贤者的弟子,不懂得那么多的真理。”

“我也不是神的使徒,接受不到神的指引。”

“我只是一个魔渊之民。”

“一个在神明和你们这些强者眼中,微不足道的凡人。”

说完,魔灵王后再度冲了上来。

王后的铠甲上一条条纹路流淌着光,和这整个界域结合在了一起,整个界域再度开始了变化。

“领域控制。”

灵域扩张,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神殿倒转了过来,地面变成了天花板。

而爱莲娜则直接从高处掉落了下来。

趁这机会,魔灵王后身体里钻出了一个又一个和她轮廓一模一样的虚幻影子,朝着爱莲娜袭击而去。

每一个影子都涌动着超凡力量,附带着神术的力量。

按照她的力量,她平时最多释放出一个这样的影子,但是她在这灵域的笼罩下好像可以源源不断的释放出这种影子。

这个虚幻又奇异的界域,将魔灵王后的力量增幅到了远超她可以掌控的地步。

爱莲娜从高处坠落,在失重之中刺出了一剑又一剑。

她看起来很慢,但是却将那快速无比的影子一个个击溃,就好像在空中跳着一场神奇的剑舞。

等到她落地的时候,最后一个影子也烟消云散。

此刻。

整个神殿再次倒转。

魔灵王后双手持剑,完全不考虑重力的情况踩在石柱上,踏在墙壁上朝着爱莲娜袭来。

爱莲娜顺着神殿旋转的方向,手撑在墙壁上,轻松的落在了一根柱子上。

此刻原本竖着的柱子,竟然变成了一根横梁。

而爱莲娜就站在这根“横梁”上。

魔灵王后再度冲到了她的面前,这一次魔灵王后使用的是冰霜神术。

冰霜随着长剑旋转,整个神殿都结起了霜,甚至可以看到爱莲娜的脚都被冻住,冰晶不断的朝着上半身蔓延。

但是爱莲娜站着一动不动,单手将剑举起,带着恐怖的威势朝着魔灵王后压了下来。

“重压!”

小小的一把剑,加上两个字节。

却好像附着着一座山的力量。

剑落下,恐怖的重压之下空气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地面的沙尘一粒粒飘起。

“轰!”

而魔灵王后直接被砸飞了出去,拖着一层层石板,飞出了神殿之外。

在崩飞的途中,可以看到她身上的铠甲一块块碎裂开来。

银色的面盔裂开一道道裂纹,上面开出了一个大口子,可以直接看到她的金属面庞。

爱莲娜追着她出了神殿,她一跃而起。

直接从神殿里跳了出来。

爱莲娜一跃数百米高,直接站在了半空之中,看着被砸下阶梯的魔灵王后。

魔灵王后非常不甘心,她再度催动了这个灵域的力量。

“魔灵领域!”这是灵域的完整全名,可以看到金字塔焕发出强烈的光芒。

“魔灵之王!”而浑身伤痕的魔灵人偶直接膨胀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属魔灵,犹如行走在大地上的金属魔怪。

金属魔灵人偶咆哮着,朝着爱莲娜冲了过来。

爱莲娜剑锋往前一指,一个身高百米的金属泰坦直接拔地而起。

金属巨人并不是直接出现的。

它先是弹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手掌破开黑暗,从虚无之中爬了出来。

金属巨人身体是流线型的,看上去异常灵活;它手上握着一杆银色长枪,充满了力量感。

“毁灭!”

面对冲过来的巨大魔灵人偶,金属巨人没有冲刺。

直接脚向前踏,肩膀后抬,然后持枪前刺。

一枪直接将金属魔灵人偶肩膀刺穿。

但是体型庞大的魔灵人偶直接抱住了金属巨人,和它缠斗在一起。

从这种以命相博的气势上来看,魔灵王后曾经魔渊之民的身份彰显无遗。

同为萨拉家族的两个人,在神殿之外展开了激战。

魔灵王后的力量虽然庞大,还有着源源不断的补充。

但是和爱莲娜的力量相比,就好像是泥和石之间的区别。

一碰撞就散去,看似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却怎么也无法击垮爱莲娜的防守。

爱莲娜似乎在不断的试探着魔灵王后的力量,查看这座魔灵金字塔力量的极限。

直到最后。

她站在金属泰坦的肩头,挥剑向前。

“神恩!”

“精神力场!”

强大的精神力场域以她和金属泰坦为中心扩散了出去,和魔灵灵域产生了剧烈的冲突和对抗。

而爱莲娜和金属泰坦的身后,出现了成百上千把武器,附带着神术从高空落下。

铺天盖地的武器直接将魔灵人偶射穿,钉在了地上。

而更重要的是。

精神力场域直接将魔灵灵域和魔灵王后之间的联系给隔断了,让她无法再接受到魔灵金字塔力量的加持。

顿时可以看到,之前一直猛冲向前的巨型魔灵人偶开始后继无力。

其体型不断收缩,最后瘫软在了地上。

之前的一番接触,爱莲娜已经摸清楚了魔灵金字塔的力量。

和从幽魂记忆里看到的那幅图,曾经设计的没有区别。

所以爱莲娜立刻发动了最后一击。

爱莲娜站在金属泰坦的身上,看着失去了魔灵金字塔力量加持的人偶。

“你忘记了?”

“魔灵金字塔是我设计的。”

魔灵王后变成了原型,她好像散了架一样。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她的左手好像不能动了,行动之间看上去有些狼狈。

但是她依旧不认输。

她摘下了破碎的银色面盔,直接朝着爱莲娜和金属泰坦冲了上来。

这感觉。

就好像冲向风车的唐吉坷德。

是如此的可笑。

魔灵王后她一只手持剑,冲到了金属泰坦的脚下,以渺小的姿态向这金属巨人挥剑,朝着它撞击。

爱莲娜看到她这个模样,突然感觉难受无比。

她说:“够了!”

但是魔灵王后根本不听她的,依旧在阻挡着她,阻挡着这座巨大的金属巨人前行。

好像这样,就能够挽回一切一样。

虽然那一切。

可能早就已经失去了,剩下的只是梦幻泡影。

连她自己也早已消亡在两亿五千万年前,重复的只是另外一个,继承了执念的魔灵人偶。

“哐当!”

“哐当!”

“哐当!”

黑暗的世界。

空荡荡的神殿,遍布浮雕的阶梯。

一个一只手不能动弹的人偶挥舞着手臂,用牙签一般的剑砍着如同人间巨神一般的神恩傀儡。

每一击,她都用尽了全力。

因此看上去她的动作幅度非常大,看上格外认真,也避免不了她的举措是如此滑稽。

很快,随着一声轻响。

“哐当!”

剑,断成了两截。

魔灵王后愣住了,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一直沉默的她,在黑暗之中发出了一声大叫。

“啊!”

然后撞向了面前的金属巨人。

突然之间,爱莲娜出现在了魔灵王后的身后。

一把卡住了她的脖子。

“我说,够了。”

爱莲娜单手握住剑柄,轻易的架下了魔灵王后手上断裂成两截的剑。

“这种没有意义的循环和轮回,就算持续得再久,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都已经死了,一切都已经消失了,一切都无可挽回。”

“为了一个执念。”

“就让你的丈夫,就让雷,让你自己和所有人,所有人的幽魂,全部在这看不到希望的轮回之中重复一遍又一遍吗?”

魔灵王后一动不动,似乎放弃挣扎了。

破败的人偶被身形高大的爱莲娜搂在怀里,直接靠着躺在她身上。

她似乎情愿就这样死在对方的手里。

至少这样。

她就不用亲眼目睹魔渊之国消亡的场景。

不用目睹那守候了无数年之后,迎来的只是一场空。

魔灵王后很想流泪,很想失声痛哭。

但是这具身体表达不出任何情感,也流淌不出眼泪。

“可是。”

“这一切就是我们仅有的东西了。”

“我们无法拥有更多,仅有的只有这黑暗。”

“只有虚幻的自我,还有绝望的世界。”

“如果我们所能拥有的只剩下绝望和虚幻,那么就应该死去吗?”

人偶大声声嘶力竭的大喊,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一切。

“不要!”

“就算是假的,就算是一场梦,就算是永恒的痛苦和孤寂,就算是没有未来和希望。”

“我也要抱紧它。”

“我也要紧紧抓着它不放手。”

但是说到最后,魔灵王后声音慢慢变小了。

她好像哀伤到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只能用细不可闻的音腔说道。

“因为……那是我们仅有的东西了。”

“那是我们最后的东西了啊,莪们怎么可以看着它消散。”

爱莲娜搂着魔灵王后,手按上了魔灵王后的脸。

她直直的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

她还是松开手来,任由魔灵王后瘫倒在地上。

她一步步朝着高处走去,看着这座她亲自设计的魔灵金字塔。

她走入了神殿之中。

神殿的中央,慢慢升起了一团光,

这是魔灵金字塔的核心,不灭之灵。

神术道具·魔灵金字塔

序列号10

能力1智慧回路:魔灵金字塔可以赐予魔怪身躯智慧回路结构,此秘术源自于安霍福斯骨魔转化秘典关于骨魔大脑回路的部分,让低阶魔怪身体结构也可以容纳智慧。

能力2不灭之灵:魔灵金字塔融入了原罪魔瓶的碎片,聚合了八千多人的幽魂形成了不灭之灵;不灭之灵可以不断点燃魔灵的意识,再一次开启生命的轮回。

能力3魔灵领域:魔灵金字塔内部会形成一个容纳幽魂的特殊灵域,所有魔灵不能够离开魔灵领域力量笼罩的范围;魔灵领域拥有强大的超凡力量,也可以容纳储存力量。

她看着那团光,终于下定了某个决心。

她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偶,就好像早已死去了一样。

爱莲娜有些无奈,但是却好像又松了口气。

“如果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

“就让我陪着你一起做下去吧!”

“不论这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