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阵前(1 / 3)

将军好凶猛 更俗 277 字 12个月前

天穹阴晦,江风微拂,鸟雀从芦苇荡里惊飞。

唯有淠水完全不为一旁即将展开的血腥厮杀而动容,千古如一,滔滔不绝的流入淮水——此时淠水水势犹大,在四五里开阔的汇流处形成清浊分明的分水线出来。

浮桥被纵火点燃几片栈板,虽然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但检查损失、替换栈板需要时间,却是一艘战帆船先从北岸赶来,但没有在浮渡口处靠岸,而是直接驶入淠水河中,就近观察战场。

这时候选锋军两千重甲步卒已经在南岸虏兵的营区之前完成结阵,每百人为一队,在中路形成两个大的锥形战阵,开始往前推进……

锥形阵最利强行突击,战斗队形,前锋如锥,两翼坚强有力,目标就是从狭窄的正面凿穿敌军,由前锋突破、割裂敌军的防御阵型,两翼战卒扩大战果,非勇悍无比的将领与精锐战卒不能胜任。

两千选锋军披甲重骑则以若干个鱼鳞状的小方阵,结成两个前凸鱼鳞阵,紧挨着重甲步阵的侧翼前行。

而规模更为庞大的契丹骑兵,此时正与两翼的敌骑进行激烈交战,正拼命将虏骑压制回去,为选锋军重甲步骑的快速推进排除干扰、扫清障碍。

第一批以最快速度赶到河口,抢占坡岗,驱逐、抵挡敌军阵前突击、袭扰,为后续步骑赶到战场进行短暂休整创造有利条件的两千选锋军甲骑与四千契丹骑兵,这时候则作为预备队驻留在后方的坡岗之上。

他们只需要随时关注战场的变化,在需要时才会重新投入战场,总之除了争取一举将敌军横于浮渡之前的拦截阵列无情的撕碎外,还要防备此时尚在营垒之中的虏兵随时会出营增援。

史琥、撒鲁合等将勒马停在萧燕菡身侧,专心致志盯着战场上的一草一木。

徐怀需要随靖胜军主力一起开拔,却是张雄山、刘师望连夜北上,与前锋兵马会合。

刘师望凝望远处的滔滔淮水,禁不住担忧的问道:

“不知道姜佥事此去楚州,有没有成功将淮东水营成功调动出来?”

也是到正式拟定突袭计划之时,刘师望才得知邓珪这几年一直与京襄保持秘密联络,但细细想来却又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

邓珪虽说少年得名,很早就高中武举,但入仕二十年却只能在巡检使等低微武职上辗转,失意之余也早就识尽世间炎凉。

刘师望与邓珪有着相近的人生阅历,也更能体会邓珪早年的心境。

这种心境令他们对世事、对京襄、对大局有更为客观、深入的认识,不会轻易被浮华名?权势所遮挡。

相比于他,邓珪更早、更深处接触、楚山众人,甚至在平靖桐柏山匪乱时还并肩作战过。

只要深入研究桐柏山匪乱,就知道当时的局面有多诡异复杂,邓珪作为平靖桐柏山匪乱的真正参与者,甚至还是名义上的主导者,他对徐怀及楚山众人的认识与体会,怎么可能不深刻?

刘师望现在就担忧邓珪在游说或者说控制顾藩时出什么岔子,导致淮东水营无法及时出动。

而这也是谁都说不好的事情。

“就算未必事事如意,也无碍大局了。”萧燕菡转头笑着说道。

淮东水营此时驻扎于楚州,溯流相距淠水河口有五百余里水路,怎么都不可能在两天之内赶到淠水河口的。

不过,照他们事先拟定的方案,乃是在姜平赶到楚州报信后,邓珪第一时间游说或控制顾藩调动淮东水营会同他们提前驶入两艘铁壳子楼船溯流杀入洪泽浦,从下游牵制住一部分虏兵水师。

与此同时,信阳水军会从上游冲击虏兵设于潢川、淮川、颍口等地的封锁,尽最大限度的削弱虏兵于淮河两岸的摆渡力量——上下游同样受到猛烈的进攻,虏兵就算在淠水河口还掌握大量的舟船,也绝对不敢轻易大规模摆渡运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