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隔空发力(1 / 2)

“创生池”在虚空中蓦地停滞。

它离那片妖能磅礴的紫海,仅有百里距离,本该瞬息而至。

兽神殿前的天虎,骨蛇,金色巨鹿、铁翼鸟兽神们,都缩在殿前,不知该如何面对它的接近。

它的突然止住,令众多兽神反倒不知所措。

“那位的一股灵性,似乎逸入到了虞蛛的脑海。”

早已依仗时之书的虚空横移,和“创生池”拉开空间的钟赤尘,悄声道:“似乎,并没有能摧毁虞蛛的自我意志。”

这话一出,绿柳和龙颉看向虞蛛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敬佩。

暗暗观察了一下,他们还当真看向封禁内青黑色的巨大虚魂,似乎确实看向了虞蛛,如在审视着什么。

“我的一道灵性意识被扼杀。”

圆滚滚的极炎显影,在汹涌燃烧的深海,冲着那道庞大虚魂说道:“被我缔造的炎魔始祖,不应该能和我的灵性意识对抗!她是我的心血结晶,她的血脉,她的灵魂,她的法则全都出自我!”

极炎分明震怒了。

祂旋即发现那道巨大的虚魂,隔着结界凝望虞蛛的时候,仿佛也在错愕着什么。

极炎留神一看,就见那座神秘的凤凰神殿,从虞蛛的眼角飞逸,瞬间恢复原状。

凤凰神殿高悬在虞蛛头顶,如在震慑万界宵小,厉司河的流淌声,魂海的涌动声,纷纷从那座凤凰神殿响起。

凤凰神殿变得更为玄妙,隐隐透出魂魄天道合一,执掌诸天魂灵的气象。

“发生了什么?”

极炎感觉不太妙,不由再次出口追问。

“你我的灵性意识,不要再冒然飞离。在荒界,虞渊的本体掌握了,炼化我们灵性意识的办法。”祂语气凝重。

极炎骇然,惊道:“你是说,我释放出去的一股灵性意识,被炎魔始祖祭炼了?我们缔造的至尊,至多能抵御我们的侵入,从没有过祭炼我们的先例啊!”

“以前没,现在有了。”祂给出答案以后,道:“我需要在这里,先夺舍贝尔坦斯,以贝尔坦斯离开封禁做事。”

……

嗤嗤!

极炎的一股灵性意识,被辕莲瑶扼杀以后,逐渐融入一块晶莹剔透的火晶。

火晶非虚幻,而是真实存在之物,它是辕莲瑶灵魂的结晶。

“很奇妙的感觉。”

只有指头大小的火焰小人,在这块火晶内讷讷自语。

一朵朵道象显化的莲花,在火晶内飞动,像是一个个辕莲瑶在欢快地起舞。

这些因她意识和念头而凝炼的红莲花,深藏着她最珍贵的记忆,她所参悟掌握的火焰真谛。

小小火晶正在渐渐壮大,变得愈发晶莹。

“融合!”

她一声轻喝,高耸胸腔下的心窍,迸射出众多赤红色的血脉晶链,和出现在她脑海的火晶,奇妙地串联起来。

也在此刻,藏隐在那辆火焰战场内的虞渊,才显现出身影。

“如何?”

他笑看着辕莲瑶的眉心,看到一朵红莲花绽放而出。

“成了!”

辕莲瑶握着拳头,头顶一团团火焰云深处,交织着流星闪电,编织出许多新颖神奇的法则。

“我炼化了祂的一股灵性意识,我对火焰奥秘的认知,瞬间攀升到了新台阶!”

辕莲瑶美眸如火,激动道:“你怎么知道,该如何祭炼缔造者的灵性意识?”

“我以前也不知。”

虞渊倒不诓她,说道:“在那造化峰内部,我以阳神炼化荒界源血时,才摸到了门径。原先,我只知道该如何抵御灵性意识的侵入夺舍,我以前能够消泯掉,却不能炼化后增进自己的力量。”

“极炎的灵性意识,如果继续渗透进来,我是不是还能炼化?”辕莲瑶振奋道。

“还是要小心为妙。”虞渊想了一下,仔细解释:“祂没有将你放在眼里,也不知我就在你身旁,所以这一股夺舍你的灵性意识很弱。这次的灵性意识,如果是一条溪河,下次就会是瀑布!”

“你以我教你的方法,去打造你那块火晶,去不断壮大自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