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8章 番外六:红颜劫(终)(1 / 1)

夜弘张雪薇 正言 8977 字 2021-10-18

从大门涌入的,是上百号身穿白色制服的修行者。

白色的底色上,在前胸的位置印着一幅太极八卦图。

可居中的太极图案,却是红蓝两色。

外圈的八卦,也只剩下四卦。

一眼看去,像个东拼西凑、不伦不类的炎国文化半成品。

这群修行者看到地上的韩表敛后,面色都是一变。

“王子殿下!”

一名像是首领的修行者怒视场馆内所有人,冷声喝道:“我们是窃星偷偷国韩表敛王子旗下第三护卫队!

是谁伤了王子殿下,自己滚出来领死!”

被他扫到的修行者们,纷纷避开目光,不敢对视。

因为这群护卫队成员身上散露的强大气息,远甚于蓝星修行者的水平。

更有少数的蓝星修行者,因为心中惧怕,忍不住偷偷瞄向了第五沫涵。

“就是那个女·人动的手!”

西门罄指着第五沫涵大声喊道。

“女·人,是你干的吗?”那名队长冷眸看着第五沫涵。

第五沫涵双眉一挑,双手叉腰道:“就是姑奶奶干的。

不服咋滴?”

“放肆!”

“把这个女·人抓回去,等王子殿下醒来之后再发落!”

护卫队长大手一挥,上百号护卫队成员便黑压压朝第五沫涵欺进。

所过之处,所有的蓝星修行者们无不吓得让开道路。

“老师,你带着大家先走!”

小林张开双臂,挺身护在了众人面前。

怒视着逼近的护卫队,一脸坚毅。

第五沫涵眼里带着赞赏,对着夜弘微笑道:“阿弘,你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夜弘也微笑点头。

小林的修行天赋暂且不提,单凭这份勇气,便值得称赞了。

另一边,小林见到夜弘他们不仅没有离开,反而不紧不慢地聊起了天,顿时急道:“老师......”

一只手静静按在了他的肩上。

小林回头一看,却正对上夜弘淡然的笑容:“退下吧,接下来交给为师处理。”

不知为何,小林的心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定。

仿佛天塌下来,也砸不到他。

他下意识地退到后方,呆呆地看着夜弘走到了人群前。

“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看你们这些小丑轮番上台表演。”

夜弘双手负后,面无表情。

“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滚出这里。”

可护卫队成员们只是一脸狞笑,根本不把夜弘的话放在眼里,仍旧一步步逼近。

夜弘摇了摇头,睁开冰冷的眸子,一字一句道:“我说了,让你们......”

“滚。”

“出。”

“去。”

每说一个字,场馆里便仿佛生出一道雷霆。

雷霆并着雷霆,化为雷池电海,轰隆震鸣不绝于耳。

所有的护卫队成员都停下了脚步,面露骇然。

在他们的眼中,整个场馆突然变成了一片被暴风雨笼罩的大海。

狂风呼啸,怒涛席卷,一阵接着一阵。

他们越是挣扎,就越是难以呼吸。

一道道落雷,不停砸落在他们身上。

似一只只巨手,将他们撕扯得四分五裂。

可在下一刻,这些场景全都消失不见。

四周的环境,又回到了场馆的模样。

但那些在幻象中经历的剧烈痛苦,却死死烙印每一名护卫队成员的身心中。

“啊啊啊啊!”

“别、别杀我!”

他们吓得发出哭嚎,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场馆。

只剩下场馆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那些护卫队成员身上发生了什么。

“噗通——”

西门罄双眼一闭,也倒在了四大金刚身边,却不知道是不是在装死。

小林呆呆地看着夜弘负手而立的背影,眼神里满是震撼。

如果说第五沫涵的实力,让他心生敬仰。

那么夜弘的这一次出手,便让小林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深不可测。

不,甚至夜弘连手都没动一下。

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呼吸,对面上百号人便已崩溃而逃。

一念生则潮涨潮落,一念起又云聚云散。

这,就是小林理想中的,超然于世的修行者啊!

这一刻,小林眼中的夜弘背影仿佛化作了一座横亘在天地间的巍峨山岭,是那般伟岸。

老郑也傻眼了。

之前夜弘教授小林修行知识时,他全程都在一旁看着。

可在他看来,夜弘的教学相较于他见过的修行者,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甚至隐隐有些嗤鼻,觉得小林被坑了。

然而在夜弘一个眼神吓退上百号强大的窃星修行者后,老郑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他的脑海里回想起了小林当初和他说过的一句话。

如今想来,自己的这位好兄弟眼光果然比他独到。

夜弘,真的不是一般的修行者!

他强得像个异次元来的怪物!

自己的这位好兄弟,这次是真的起飞了啊。

老郑都在考虑着是不是要厚着脸皮去拜小林为师了。

至于夜弘,他根本没有胆子去找。

但全场最为震撼的,却是莉丽丝。

其他人对于夜弘的感觉,只有强大二字。

可身为王神境的莉丽丝,却能直观感受到夜弘方才那一闪而逝的威压。

那是一种,她在珀斯昂的身上都未曾感受到的可怕气势。

而珀斯昂已踏入圣道境,那么实力还在珀斯昂之上的夜弘......

莉丽丝浑身一颤,已是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阿弘,这几个家伙要怎么处置?”

夜钟吕踢了踢脚边的西门家族五人。

以及那个被护卫队们丢下,如死猪般躺在地上的韩表敛。

夜弘看了他们一眼,眉头微蹙。

就在这时,莉丽丝开口道:“窃星是个在圣域风评极差的星球,生活在窃星的种族以偷窃为荣。

尤其是其中的霸主偷偷国,更是极为不要脸。

之前他们就一度宣称,佛修是从偷偷国起源的,只是没人搭理他们。

夜先生,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不用你操心。”

夜弘瞥了莉丽丝一眼,淡淡道:“总算做了件让人顺眼的事。”

对此莉丽丝只能讪讪笑着,但心里却已被狂喜所填满。

因为夜弘对她的态度,终于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好转。

而这,已经足够让莉丽丝心满意足了。

将现场交给莉丽丝后,夜弘等人便离开了修行馆。

当天晚上,夜弘将自己的家人们叫到了一起。

欲言又止。

家人们对视一眼,都是会心一笑。

“我们知道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又要远行了?”

夜弘一愣,讶然看着众人。

“嘻嘻,白痴老哥。”夜织诺笑着道:“其实我们早就看穿你的心事了。”

安小莺则是叹了一口气:“其实啊,最近我们老是做同一个怪梦。

梦里的我们,生活在另外一个蓝星上。

黑暗侵袭了那个蓝星,也威胁到了我们的生命。

关键时刻,是你站了出来,拯救了我们......”

其他家人们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夜弘心头顿时一凛。

原来不只是珀斯昂,他的这些家人们也出现了时空错乱的迹象。

“我们分不清那到底是梦境,还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

但是我们看得出来,这次你又要成为拯救大家的英雄了。”

夜潇走到夜弘跟前,拍着夜弘的肩膀,一脸自豪骄傲:

“阿弘,你一直是咱们家的骄傲,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

所以做事之前,你千万不要有负担。”

“老爹......”

夜弘眼眶有些模糊,脑海里浮现的是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

犹记得当初他准备和第五珺一决生死的前一夜,夜潇也语重心长地说了相同的话。

时空不同,但这份沉甸甸的父爱依旧不变。

“阿弘,我们只有一个要求。”

夜钟吕一脸严肃,而后和家人们异口同声道:“一定要活着回来!”

“大家......”

夜弘的心中,又是酸楚、又是温馨、又是感动。

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何一直不愿让他教授修行的夜钟吕,今天却一口答应。

原来是为了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不仅是夜钟吕,其他家人们的一致支持,更是让夜弘被浓浓的幸福感包围。

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拼尽全力,守护好这个完美未来!

......

......

......

年后,夜弘在蓝星留了一段时间。

除了陪伴家人们以外,便是探望了一圈蓝星各地的朋友们。

他去过安明县,重游幼时故地。

找到曾经的老师和同学们,笑谈间回忆学校里的旧时趣事。

他去过白鹭市,和身体依旧健朗的姜老爷子畅聊古医之道。

他去过京都,在秦正言的邀请下观赏了阅兵仪式。

他去过樱花国,在望月琉璃的带领下欣赏了一回初春时盛开的樱花。

他去过西斯国,在国王卡夫曼的亲自陪同下回味了一番街边烧烤。

他还去过格兰国、希典国、利坚国......见了不同的人。

只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夜弘又将踏上一段未知的旅程。

游遍蓝星之后,夜弘便在家人们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前往了古界。

相较于翻天覆地的蓝星,古界倒是和夜弘记忆中那个古界没有太大区别。

依旧是七族共治的局面,各族的当家者也都是夜弘熟悉的面孔。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古界时常能见到两位圣皇的踪影。

夜弘以仙界为起始点,到太一仙宗见过仙皇第五青山,第一次开口称他为外曾祖父。

后者激动之余,当场宣布要让夜弘担任下一任仙皇。

他到过昭星学宫,和奸商胡利一起摆了半天的摊。

他到过鱼龙仙府,和余聋仙君及余理锦父子切磋厨艺。

他到过仙狮城,同紫狮仙君来了一局手谈。

......

他出了仙界,北上雪域,欣慰地看到徒弟雪小可备受爱戴。

他西进机械高原,站在寒山关上发了一会儿呆。

他辗转神界,和珀斯昂一起喝了一杯咖啡。

他南下兽皇谷地,在玄猫族领地里看到玲珑正带着鹿漓绒欢快玩耍。

他东进冥域,在冥海当中和冥渊打了一架,打得后者大呼求饶。

最后兜兜转转,来到了陨石之墟。

不,现在不叫陨石之墟,而是陨石界。

因为没有星魔族的存在,所以此地也没遭到破坏。

无独有偶,这里除了陨石族以外,同样存在着蓝夜山。

成立蓝夜山的过程,亦是和夜弘有关。

而夜弘专程来到这里,是为了一群女·人。

......

古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闻中,在陨石界的蓝夜山上,有一个名为蓝芳会的神秘组织,里面的成员都是女性。

并且各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不仅如此,传闻蓝芳会的女·人们各个才貌双全,掌控着各个领域。

修行界、餐饮界、医学界、影视界......随处可见蓝芳会的影子。

甚至在古界之外的圣域,也曾听说过蓝芳会的名声。

而最令人震惊的传闻,莫过于蓝芳会里的所有女·人都在替同一个男人服务。

那个男人,才是蓝芳会的真正主人。

也是令无数将蓝芳会的女·人奉为女神的男性们恨之入骨的人生赢家。

当然,那些男性也一次次地对这个传闻嗤之以鼻,声称不可能有这样获得所有女神倾心的男人存在。

夜弘来到蓝夜山中,径直走到一间会议室外,踌躇不前,面带犹豫。

他来到蓝夜山,就是为了和蓝芳会的红颜们告别的。

而现在她们就在里面开会,可夜弘却有些发怂。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

他和里面的那些女·人,全都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事,缔结了难以割舍的缘分。

如今即将远行,夜弘心情变得十分复杂,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向她们告别。

“今天的议题,是讨论蓝芳会该怎么顺利解散。”

突然间,会议室里传出了秦红霜的声音。

夜弘顿时一怔。

怎么突然之间,就要解散了?

他下意识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大姐,餐饮这一块已经差不多完成移交了,只等蓝星那边派人来接管。”

这是慕容听梦的声音。

餐饮这一块,也是一直由她负责。

不仅如此,经济管理高材生的她,还是蓝芳会的财务主管,管理着一应收支。

在整个蓝芳会中,她是秦红霜以外威望最高的存在。

“夜刃方面,也都安排好了。”

这一次是蒋毓芸的声音,紧接着是她妹妹蒋桃桃的声音。

她们姐妹俩,一直管理着夜刃这一块,是军师般的存在。

“影视这里也已安排妥当。”

这是陆丹儿和袁夏依的声音,平时由她们负责影视娱乐方面事宜。

“研究室这里处理完毕。”

这是月诗音和唐明曦的声音,平时由她们负责研究这一方面的工作。

接下来,夜弘还依次听到了姜钰、姚菱、皇甫笑等人的声音。

她们几个,也负责了不同方面的工作。

“修行界这里不用担心,皆以安排妥善。”

星十七平静的声音,还是那么让人安心。

不过在星十七之后响起的几个声音,却让夜弘措手不及。

因为他一下子听说那是吴晴、吴仙、紫蝎和狐酥酥等人的声音。

什么时候连她们都加入蓝芳会了?!

不仅如此,夜弘之后还听到了诸如黎蔓、浮石、赤玉、温柔等人的声音。

而这些女·人,记忆中都不是蓝芳会的啊。

到底是什么时候,蓝芳会已经扩充到了这么大的范围?

“我们俩也已经辞职了。”

异口同声响起的,是宋芊芊和宋玲玲这对双胞胎姐妹的声音。

夜弘不由瞪大双眼。

她们俩什么时候来古界了?

还有,辞职是什么情况啊喂?!

“雪薇妹妹和沐娅妹妹呢?”秦红霜的声音再次出现。

也让夜弘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怎么连她们俩也来了?

不是还在蓝星上学吗?

“我们已经提交了休学申请,嘻嘻。”

这是张雪薇和李沐娅的回答,却让夜弘一阵头大。

休学又是什么鬼?

刹那间,夜弘意识到这群女·人正背着他在谋划一件天大的事。

“既然各位姐妹们都已经安排好了,那咱们也可以准备跟着阿弘离开圣域了。”

秦红霜的声音,继续传出。

可话里的内容,却让夜弘大惊失色。

“不行!”

他来不及思考,破门而入。

一张张惊讶的脸,也在同一时间对准了夜弘。

“你们不准和我一起去!”

夜弘脸色严肃道。

“为什么?”有人不高兴地噘着嘴,“你嫌弃我们吗?”

“不是嫌弃,而是我要去的地方极其危险,我没有信心能够保护好你们!”

“嘻嘻,我们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呀。”

“......”

“阿弘。”秦红霜站起身来,凝眸看着夜弘的眼睛,“你或许以为,我们是冲动做下的这个决定。

但我想告诉你们,这是我们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因为,我们不想‘再一次’失去你。”

“再一次......”夜弘心头一震,忍不住道:“难道你们也......”

“是的,我们都做了相同的梦。

在梦里,我们看到你孤身一人地战斗、看到你孤单地走在时空通道里......

在梦里,我们只能看着你的背影心疼,却无能为力。

所以这一次,请让我们陪你并肩而战吧!”

秦红霜说完,众女都是跟着点头。

看着夜弘的目光,温柔里带着坚定。

“你们......”

夜弘突然哽咽,不知道说些什么。

本以为这个时空的人无人记得那段孤独拯救世界的历史,却不曾想她们会在梦中看见夜弘的努力。

一时间心头万般情绪升起,堵在了嗓子眼上。

可他一想起旧时空中凶残无比的星魔族,又果断摇头:“前路凶险,远超你们想象,我不能带着你们一起犯险!”

“可我们已经做好了与你共生死的准备!”

众女眼神中的决绝,几度让夜弘心软。

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摇着头道:“无论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

“阿弘你......!”

秦红霜眼眶一红,转过头去,悄然抹泪。

抽泣道:“原来你不想和我们在一起......”

“我不是这个意思......”

夜弘顿时慌了。

可没等他解释,抽泣声已是此起彼伏。

众女脸上,泪水止不住落下。

“我们一片真心,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错付了。”

“罢了罢了,就当做我们自作多情吧。”

这一刻,夜弘突然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

他始终觉得,人与人之间是可以讲道理的。

可他今天才发现,有那么一种生物是无法用道理沟通的。

那就是女·人。

星劫算什么?

红颜劫才是最可怕的!

面对着众女梨花带雨的面孔,夜弘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一个闪身,逃离了会议室。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夜弘一逃,会议室里的女·人顿时炸开了锅。

“大姐,现在怎么办?”

“别慌,姐自有妙计。”

......

......

......

两个月后,圣兽星。

今天的圣兽星,格外热闹。

因为这一天,圣兽星上正在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群兽运动会。

顾名思义,是兽类生物的运动会。

凡是圣域的兽类生物,都可以报名参加。

奖品丰厚,令无数大兽小兽垂涎三尺。

一时之间,大量的兽类生物赶来圣兽星。

而这一次的运动会,也邀请到了三名重量级的评委。

他们分别是李舟舟、李唐唐,以及夜弘。

没错,夜弘自从连夜逃离蓝夜山后,便一路跨越圣域,最终来到了圣兽星。

除了来看望麒麟韵儿、过界圣龙、时空圣灵等老朋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目的。

那就是准备从圣兽星离开圣域。

因为据夜弘研究,那幅星空航路图的起始点,就是在圣兽星附近。

准备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李舟舟和李唐唐。

其实他们许多年前就可以随李世离开,却为了等待夜弘苏醒,选择留在圣域。

如今夜弘既然打算离开,那自然要带上他们两个。

评委席上,三人正聊着天。

虽说他们是星空圣麒麟特意请来的这场运动会评委,但只负责最后的颁奖。

平时的时候,便可以随意偷懒。

此时三人聊的话题,便是圣域之外的世界。

“什么?舟唐和第九位面不在一起?”

聊着聊着,夜弘突然惊呼出声。

从李舟舟和李唐唐他们那里,夜弘了解到了一些曾经不知道的事。

首先,宇宙确实由不同的位面组成。

而圣域所在的位面,为十一位面。

十一位面的隔壁,自然就是第十位面。

那里是李世的地盘,也是李舟舟和李唐唐他们的故乡。

而第十位面的隔壁,才是第九位面。

所以药师琉璃光王佛的星空航路图,并未前往第十位面,而是直接穿越到了第九位面。

那里的情况,李舟舟和李唐唐也近乎一无所知。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李媚所在的圣星圣皇剑可能就是来自第九位面。

而在了解到夜弘手里的星空航路图不是自己的回乡之路时,李舟舟和李唐唐不仅没有半点失望,反而更加兴奋。

毕竟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探险,无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哔——”

响亮的哨子声,响彻当空。

在夜弘他们聊天讨论的时候,圣兽星上的运动会也在如火如荼地举办着。

声音洪亮的圣雪冰龙,是这次运动会的金牌解说员。

他激情当中带着贱气的声音,传遍各个会场。

“让我们来看看大胃王分会场,都有哪些表现优异的选手呢?

瞧啊,那只大黑鹤好像快要撑不住了。

什么,他竟然开始变身了?

变成了一只大蛤蟆??

喂,裁判,这真的不是犯规吗?

哦!只可惜一闪还有一山高呐。

我们的大黑鹤选手,似乎遇到了强敌。

他就是我们圣兽星的时空圣灵先生!

听说他有一个外号,叫做肥肉呢。

他开始吃了!

他吃完了!

不——好像连裁判都被他一起吞进肚子里去了!

裁——判——”

......

“接下来,让我们将目光转向变身会场。

这个会场的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谁的变身最惊艳,谁就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瞧啊,有五个可爱的小家伙一起上场了。

她们就是来自陨石族的五行狗宝组合~

她们开始变身了!

哟呼!是五个可爱的小女孩呢。

等等,好像两个画风不太一样。

不!这么可爱一定不是男孩子!

裁判......裁判!

糟糕,裁判好像被五行狗宝给完全吸引了!

看来这个会场已经决出胜负了呢!”

......

“这个会场是......

是硝烟弥漫的斗兽场分会场啊!

在这个斗兽场里,唯有那个站到最后的存在,才能傲视群雄呢。

此时此刻,场上最受关注的无疑是暴君霸王龙选手!

对了,它的名字好像叫做小黑。

啧,哪个没品位的主人,竟然给暴君霸王龙选手取这么普通的名字?

这让本龙不禁想起了本次运动会的另一名参赛选手,它叫做旺财。

听说这两位选手的主人,是同一个呢。

不过没有关系,我们的暴君霸王龙选手已经开始大杀四方了!

噢!场上没有任何对手能够在它面前坚持五秒钟呢!

我宣布,小黑选手已经杀死了比赛!”

......

“最后,让我们将绅士的目光集中到选美会场。

别问我为什么运动会里会有选美这玩意儿。

快看呐!整个圣兽星最耀眼的花朵登场了!

让我们一起高呼她的名字,我们的公主殿下,麒——麟——安——儿——

不愧是公主殿下,甫一登场便让其他所有选手黯然失色。

看来今天的选美冠军,已经没有悬念......

等等!

本龙这里突然收到通知,主办方临时安排了一位选手参与选美。

让本龙看看,她的名字叫做.......

麒麟韵儿?

咦?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

......

等一下!

星空圣麒麟阁下,主办方禁止亲自下场参赛!”

......

......

......

在喧闹而又欢快的氛围中,圣兽星的群兽运动会正式落下帷幕。

夜弘三人给各分会场的冠军们颁完奖后,也收到了星空圣麒麟韵儿的通知。

前往第九位面的星际航天船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而当夜弘看到那艘星际航天船时,整个人顿时一愣。

“星际海盗船破宇号,欢迎各位!

我是船长,屈一元。

嘿嘿!”

怎么会是,这个家伙?

“屈船长有着丰富的宇宙航海经验,也是我能找到的最让人放心的船长。”

韵儿的声音,传至夜弘脑海。

看着面前哈哈大笑,比男人还要男人的屈一元,夜弘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家伙怎么都和放心二字不沾边吧?

就在夜弘犹豫着要不要上这艘“贼船”时,破宇号的甲板上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阿弘——”

夜弘浑身一颤,僵硬地抬头看去。

只见在甲板之上,正有一群漂亮女·人冲着他欢快挥手。

不是蓝芳会那些人又是谁?!

“你们......怎么会在这?”

夜弘一脸呆滞。

“咳咳。”李舟舟干咳两声,眼珠子朝着李唐唐所在的位置动了动。

“没错,就是你姑奶奶老祖宗我邀请她们来的。”李唐唐一脸得意。

“还有我!是我开船送她们过来的哦!”屈一元龇牙而笑,一脸邀功。

夜弘的嘴角,又是一抽。

李唐唐深深看着夜弘,难得一本正经地朝着夜弘道:“你这个傻犊子。

你以为把她们扔在圣域,就是在保护她们?

大错特错!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守护是最沉默的陪伴!

让她们陪在你身边,就是对她们最好的守护!”

听到这话,夜弘顿时陷入沉默。

就在此时,甲板上又传来蓝芳会众女的声音。

“好你个姓夜的,之前竟然敢抛下我们?”

“等你上了船,有你好受的!”

“姐妹们,咱们要怎么处罚他?”

“嗯......罚他给我们轮流洗脚,怎么样?”

“好主意!”

听到这些话,夜弘脸上血色全无。

“那个......我肚子突然有点痛!

你们先上船,我随后就来!”

夜弘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朝远处飞去。

这一伎俩,一下子就被识破。

“姓夜的,你别想跑!”

“屈船长,麻烦开船追上他!”

“就算天涯海角,也得把他抓回船上!”

“好勒!小的们,开船——”

......

故事,还在继续。

(番外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