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1 / 2)

他在等,等小七的下文。

“你是聪明人,应该也猜到了是因为什么我和你会坐在这里?”

“江麒愚笨,还请七姐明讲。”

“哦?”小七挑眉,“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我自己讲吗?”

你要是让我自己讲,事情可能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当然这句话小七没说,但两个人都明白。

如果到这个时候,江麒还觉得事情有转机的话就是真的有点蠢了,他知道自己做事谨慎,没有任何证据,但七组什么时候又是一个讲证据的地方了呢。

“不用,我说。”江麒说。

小七轻笑,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审问罪犯,然后罪犯坦白呢?虽然现在的情形确实有点这个意思,可倒也不至于,至少她审问罪犯不会请罪犯喝茶。

小七又喝了一口茶,手里把玩着茶杯,轻轻转动着,漫不经心的说,“说就好,那你说,我听。”

江麒看了小七一眼,像是做了最后的挣扎,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我对秦歌的目的不纯,一是为了让借秦歌和上官南音搭上关系,可以治欧明月的病,二是和欧家老爷子做了交易,他会保欧明月无恙。”

“哦?欧老爷子保欧明月无恙?”小七嘴角调起了一抹轻蔑的笑容,“怎么你是觉得秦歌不讲理,还是我不讲理,欧明月什么都没做,就因为你对她有感情我们就会对她赶尽杀绝?”说罢,小七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