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零五十五章 宗主死,万剑山的痛!(1 / 2)

;

“绝望吗?”

“痛苦吗?”

“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面对永恒神兵,什么都干不了。”

罗刹哈哈大笑。

诛天神枪,给了他非常大的底气。

可以说。

只要没人来阻止,凭诛天神枪的杀伤力,足以摧毁整个神门。

“太过分。”

“把我们神门当什么?”

“又把我们下界的人当什么?”

“我们也是人, 也有尊严,岂容如此践踏!”

“纵然一死,也要傲骨铮铮!”

一个中年大汉,从人群中走出来,浑身气势冲霄。

他是半步永恒的至强者。

无论是在神门,还是在下界, 都有着至高的地位。

虽然从古至今,上界就看不起他们下界, 但还从来没有如此赤‘裸’裸的藐视过。

轰!

二十道无上奥义, 如神魔出世,携带着恐怖绝伦的天道法则,杀向罗刹。

“那你就带着你的傲骨,去死吧!”

罗刹阴冷一笑,诛天神枪贯穿长空,粉碎无上奥义,随后一枪没入中年大汉的心口。

“那我们一起死吧!”

中年大汉咧嘴一笑,牙齿上都沾满了鲜血。

随着他话音落地,一把抱着罗刹,体内一股毁灭性的气息,肉身一瞬间就爆炸开。

“混蛋!”

罗刹咆哮。

诛天神枪爆发出滔天之威,将中年大汉自爆的波动,强势瓦解。

但尽管如此,罗刹浑身也是鲜血淋漓。

因为谁也没想到,中年大汉会这么果断的自爆!

要知道。

他可是半步永恒的至强者。

半步永恒,距离永恒之境, 也就差一步而已,谁会舍得自爆?

“李汉大人……”

同一时刻。

神门上上下下的弟子,看着那片虚空,脸上都充满悲愤。

不止是这些弟子,连宗门的高层,各大半步永恒的至强者,双手也是死死地攥在一起,内心燃烧起滔天怒火。

“非常好。”

“是你们逼我的,今天我就血洗神门,让神门从此在下界消失。”

罗刹阴笑连连,猛然盯着神门宗主,喝道:“先送你这老匹夫下地狱。”

嗖!

他一步掠出,诛天神枪爆发出万丈光辉,一枪杀向神门宗主的眉心。

“哎!”

“剑山,我错了。”

“我们都错了。”

“不管我们怎么隐忍,怎么努力,上界都不会把我们下界当人看。”

神门宗主一声叹息,神色显得极其失落。

万剑山沉默不语。

“剑山。”

“未来就靠你了。”

神门宗主一步踏出,气势滚滚,如飞蛾扑火般的迎向那诛天神枪。

“师尊!”

万剑山惊呼,如化作一道惊鸿,朝神门宗主掠去。

然而。

晚了一步!

诛天神枪, 一枪贯穿神门宗主的眉心,恐怖的锋芒,瞬间就将他的脑袋粉碎,神魂当场湮灭。

“师尊!”

万剑山上前,一把抱住师尊的尸体。

尸体,已经没有脑袋,鲜血直流。

“师尊……”

他蹲在虚空,望着怀中的老人,一滴滴眼泪滑落下来。

“宗主!”

宗门的其他人,也都是牙呲目裂。

宗主,居然被杀了……

万剑山再也控制不了,一把将老人的尸体,死死地抱在怀里,嘶吼道:“父亲,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是的。

神门宗主,不但是他的师尊,还是他的养父。

如果没有神门宗主,根本有今天的他。

“秦兄,怎么办?”

龙尘传音。

秦飞扬暗道:“看来今天,我们不出手不行,否则这三人,肯定会血洗神门。”

原以为,三人也就是来找万剑山的麻烦,可没想到,居然闹得这么大。

先是杀戚九名,然后杀李汉,现在又杀掉神门宗主!

神门宗主都死了,那罗刹肯定更肆无忌惮。

“要先离开吗?”

“装成刚来神门的样子。”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猜到我们下一個的藏身地。”

龙尘暗道。

如果让对方得知,他们信奉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真理,那今后想要再藏起来,就很难了啊!

“要。”

“救他们之前,肯定首先要考虑到我们自己的处境很安全。”

“况且,别看这些人现在对罗刹三人恨入骨髓,但等以后,真正面对我们的时候,他们未必会跟我们一起,联手对付上界。”

“总之一句话,救他们是情分,不救他们是本分。”

秦飞扬说罢,便转身悄然离去。

龙尘笑了笑,也迅速跟了上去。

傅文卓注意到了离开的两人,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要离开了?

连秦飞扬和龙尘,都不愿意跟罗刹这些人一战?

那神门,还有救吗?

其实。

他一直都不是太慌张,因为他知道,秦飞扬和龙尘在这。

秦飞扬和龙尘,拥有三件永恒神兵,要杀罗刹三人,轻易而举。

可现在。

看着两人一身不吭的离去,当即就好像失去靠山一样,不由得心慌起来。

……

“师尊……”

“对不起……”

整个神门一片死寂。

唯有万剑山的喃喃声,在虚空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