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旨(1 / 1)

重生一嫡女 九宝语录 2114 字 2021-10-28

萧墨离看了皇太后一眼,神情倒是平静道:

“不怎么样。”

皇太后看萧墨离很是随意的回答,甚至连想都不想,并没半点上心,有些叹息道:

“哀家岁数也大了,这些个孙儿、孙女中就数你最让哀家不放心,旷儿啊,刚才苏丫头跟哀家说她很爱慕你,我看那丫头知书达理,与你倒是很般配,要不你考虑考虑。”

苏未然倒是不担心萧墨离的回答,他怎么都不可能娶自己的。

萧墨离冷哼一声

爱慕?

应该是那丫头不想嫁给太子找的说辞罢了,想来那丫头是算准了自己不可能会答应娶她,借此推脱皇祖母的借口罢了,给人当棋子可不是他萧墨离的风格。

“那苏丫头是相府嫡女,又生的倾国倾城,刚刚哀家看了就觉得喜欢,你向来不爱多管闲事,如果你对苏丫头无意,为何要出手相救呢!我看啊,你们也是缘分。”

皇太后顿了一下又道:

“矿儿啊,先前的秦丫头你看不上,现在苏丫头你再看不上,哀家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你就当尽尽孝心,成全哀家这个老婆子,恩。”

说着说着就要难过起来。

萧墨离看着皇太后这般,忽然站了起来道:

“皇祖母,孙儿是真的有要事要办,您若真没什么重要的事,孙儿就下去了。”

走了两步,听到皇太后的哭声传来,心下又不忍,想了想道:

“皇祖母若觉得苏小姐好,那就全凭皇祖母做主。”

萧墨离已经走了半晌,苏未然站在屏风后面也楞了半晌,只有皇太后喜出望外,拉着苏未然左看看、右看看开心的像个孩子。

苏未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来相府的,她只知道送她回来的队伍很是壮观,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懿旨,相府上上下下都还没有反应过去。

苏相度着步子说道:

“虽然太过突然,可是真是喜事一桩啊!也是然儿的福气不是。”

“虽说不是呢,这真是相府之福啊。”

祖母也是激动不已

赵氏符合着道:

“要我说这然儿啊,真是咱们相府的福星啊,生来就是个有福的啊。”

赵氏说完又巴巴的笑了两声,如今已经生怀六甲的她虽然圆润了不少,倒了平添了几分韵味。

“然儿之福何止此啊,将来怕是还有更大的福气呢。”

萧如可也被今晚这道懿旨吓的不轻,现在才消化一些,又道:

“虽然亲王世子是我的堂兄,可是也只是远堂兄,很少往来,现在有了然儿的这桩婚事看来与亲王府可是要亲上加亲了,父亲,您说是不是亲上加亲啊。”

苏相还未来得及想到这一层,经萧如可提醒恍然大悟道:

“是啊!这真是好事啊,好事,然儿你…。”

苏未然语气生硬道:

“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说完朝着苏相和老夫人福了福身就回了思青阁

老夫人道:

“然丫头这是怎么了,看着倒是不高兴的样子。”

“想来是累了。”

苏相道。

老夫人想想也是,心里又想、可能年纪小脸皮薄

“这以后庭儿回来,能不上战场就不去战场,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亲王府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到底是亲家,帮着说句话可比咱们说上千言万语都管用。”

老夫人直言道。

萧如可刚才也是这么个意思,只盼着苏夜庭回来,自己真是日思夜盼的想让他回来啊。

“姐姐还不是托了母亲的福,只从母亲怀了身孕,好事就没断过。”

苏未媛只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倒是,还有可儿啊,只从嫁到我们相府,可真是给相府带来了好运喽。”

老夫人拉着萧如可的手,拍了拍她的手又道:

“只是委屈你这孩子了,现在只差庭儿平安回来可就真的圆满了。”

萧如可伤感起来,又觉得不好,连忙转过身去拿帕子试了试眼角。

雅院

赵氏气愤的摔了一地的茶杯

“我这费尽心思怀上孩子有什么用,个个都爬到我头上,哪天才是出头之日,就算生了孩子扶了正又管什么用。”

苏未媛连忙过来安慰道:

“母亲现在怀着弟弟呢。千万别动气啊,苏未然也只不过是运气好,哼!那日在太子府母亲可看到秦大学士的女儿不也是恨苏未然恨的牙痒痒吗,咱们何不找秦秦一起对付苏未然。”

赵氏因着苏未媛说的话也上了心,仔细想想道:

“我听说秦秦对萧世子可是痴情一片,如今太后赐婚苏未然嫁给萧世子,秦秦必然比咱们还恼怒。”

“是啊,母亲,苏未然想顺顺利利的嫁人亲王府,就算我们答应她秦秦可不答应。”

赵氏欣慰的看着苏未媛道:

“孩子,到底是长大了,知道为母亲分忧了,你放心,这一次一定不会再放过苏未然。”

苏未然直到半夜也睡不着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自己真的就要再嫁人吗?走前世一样的路吗?

不行!

绝对不行!

她要好好想想

外面下起了大雨,倾盆大雨伴着呼啸的风,凉意更甚,苏未然还是没有半点困意,想着前世,想着未来…

第二天

亲王府的萧王爷和萧王妃登门拜访,相府上下出门迎接。

萧王爷第一次登门,就与苏相相谈甚欢,萧王妃则和老夫人去了内院,由萧如可和赵氏陪着

“老夫人,这可真是三喜临门啊,我们两家也算缘分。”又拉着萧如可说道:“你就是可儿吧,亲王府和远东候府原本就是出自同一血脉,照理你也改称呼我一声三伯母才是啊。”

萧王爷是皇太后的小儿子,也是皇上的胞弟,行三。

所以萧王妃说萧如可应该称她一声三伯母。

萧如可当然乐意之至,一口一个三伯母的叫着,萧王妃就更满意这门婚事了,看了看周围不见苏未然,问道:

“老夫人啊,然儿呢?怎么没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