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章 铸就至尊的邀请(1 / 2)

盖世 逆苍天 272 字 1个月前

被虞渊招呼的龙颉和绿柳,闻言面面相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俊美飘逸的钟赤尘,彩sè宝石一般的眼瞳骤然一亮,在龙颉、绿柳发愣时,这头七彩神龙便扬声高喝:“我的好师弟!我呢,我有没有一丝可能?”

他脸上涌现的热切,因虞渊的摇头,瞬间消褪。

“是了,时间、空间方面的源灵,听都没有听过。深渊,荒界和源界,没有丁点这方面的记载。”钟赤尘黯然神伤,低声自言自语着,不再对未来抱有幻想。

“你小子是认真的?”

贝尔坦斯的怪叫声,从每一块紫水晶的魔魂传来,千百个他的魔魂影像,从一块块紫水晶看着虞渊。

紫水晶在虚空中排布阵列,再次生出一股吸力。

极炎闷哼一声,道:“没用。”

那件几经易手,被源界诸强反复祭炼的盔甲,最后几条暗藏的魂线,也被祂以天地之火焚烧。

极炎从那片汹涌燃烧的火海内,又悄悄显露。

隔着透亮的封禁结界,祂火晶般的小眼睛,闪烁着炙烈的光芒,死死锁定了没有和虞渊一并进来的辕莲瑶。

时之书上的辕莲瑶,一直都在关注祂藏身的火海,见祂终于忍不住露面了,还朝着祂嫣然一笑。

辕莲瑶隔空款款行礼,娇艳如火的脸蛋,透着不加遮掩的讥诮。

“谢谢你的栽培和造就,我才能在这个无比适合我的荒界,以你赐予的火焰真谛,晋升为十一级的至尊。”

“另外……”

她抿着嘴,笑容愈发灿烂,“更要谢谢你前不久,再次赐予的一道灵性意识。抱歉,我没有乖乖就范,让你夺舍了至尊躯身。”

“呵呵。”

辕莲瑶后面的两声笑,满是欣然自得的味道。

腾!

极炎置身的火海瞬间沸腾,祂被辕莲瑶的姿态激怒,祂在万灵禁内聚涌力量,将源魂身后一环火焰光圈,都拉扯一部分在祂所处的火海。

有惊人的火焰流光,在火海内以大道法则的形态交织,这股世间最强烈焰暴跳如雷,从浩漭之心索取炎能和灵性意识。

不多时,一片真实的烈焰火海,因祂的狂怒而形成。

“我会拿回我赐予的东西!”

极炎在暴烈的火海深处,瞪着挑衅的辕莲瑶,道:“我会在祂的帮助下,如大地之母般拥有一具真实的血肉身,我将会以血肉身占有你,以你之躯诞生新的炎魔子嗣!”

极炎恶毒的言论,让得意而笑的辕莲瑶瞬间噤声,心底泛起一丝惧意。

“就凭你?”

虞渊咧嘴狞笑。

他的眉心深处,一层层突现着的“灵魂神坛”,最前端犹如一只猩红血眸,定格在极炎和那片沸腾的火海。

“祂也没能力,帮你打造一具有血肉的躯身,你永远都只是灵体!”

“灵魂神坛”渐渐突现出的一层冰莹台面,有极寒之光闪耀,世间最冰寒的法则,被虞渊以“灵魂神坛”进行无限增幅!

有那么一霎,他的八层“灵魂神坛”,仿佛化作一整块冰晶。

此冰晶照射向极炎所处的火海,令那些汹涌燃烧的烈火,迅速就熄灭了大半。

极炎披戴的盔甲,也根本挡不住这种程度的极寒蔓延,祂缩在里头的灵性意识,祂渐渐清晰的灵体影像,淡薄的如风吹即散!

“退回去,退回浩漭!”

最强源灵惊呼着,伸手一抓一扯,就将这片火海,将火海内极炎的灵性意识,塞回大部分到和祂连通的浩漭之心。

做完这些,祂才面sè森冷地,看着虞渊这座神奇的“灵魂神坛”。

此刻矗立“灵魂神坛”最高端的,居然是一层红晶般的台面,和祂魂之大道对应的青玉台面,竟然是被压在了下面!

虚空高处的祂,仿佛遭受了莫大羞辱!

祂是三界最强源灵,虞渊还是祂一手缔造出来至尊,是祂为之自豪的最强利器!

被虞渊打造出来,用来抗争祂的“灵魂神坛”,和祂相关的那一层,以前永远都是在最顶层!

顶层,也就意味着祂的灵魂奥秘,就是起主导作用的最强!

现在,和祂对应的那层魂之台面,却被以生命之力铸就的血玉台面压在了下面!

这让祂感觉,祂所执掌的灵魂

大道法则,被源界和荒界的源血给压在了下面,仿佛祂不及那两个一般。

祂无法容忍,被虞渊的八层“灵魂神坛”瞬间激怒。

“你在浩漭之心,暂时先不要过来,我来好好处理这边的事。”

祂的一道魂念,逸入身后火焰光圈内,一簇不起眼的火焰。

“好。”

极炎在浩漭之心强忍着怒气答应。

哗!

八层高的“灵魂神坛”,终一点点地从虞渊的眉心浮出,悬在了虞渊的头顶。

祂在青黑sè的天穹之下,愤怒地望着最高层的红晶台面,看着里面一棵生命之树,扎根在台面内持续生长。

祂忽然若有所思。

“我就知道你会来。”

此刻,贝尔坦斯的千百个魔魂,又在不同的紫水晶块中大笑。

他这具被打碎的魔躯,随着笑容再次合拢,眨眼间就整合起来。

老魔头仰望这座高耸的“灵魂神坛”,说道:“这玩意,能够和封禁去对抗?”

“灵魂神坛”显现在虞渊头顶的霎那,贝尔坦斯敏锐地觉察出,万灵禁中的数种源灵奥义,被其牵扯着遭受了制约。

大地,寒冰,雷电,草木,万灵禁和虞渊“灵魂神坛”共有的道则,威能仿佛瞬间弱了下去。

即使弱了部分,万灵禁的威能也不复先前,也会突现出新破绽!

“还需要点外力。”

虞渊洒然一笑,再次对界外的龙颉、绿柳发出邀请,“你们还在发什么呆?你们苦苦追寻的金之源灵,还有水之源灵,未必就在当世存活。你俩想要晋升至尊,就必须得到那两个源灵的完整序列。”

“巧了,在这万灵禁内,就有金之源灵和水之源灵的完整奥秘。”

虞渊招手,不耐烦地说道:“快点!”

龙颉舔着嘴角,不断地搓着手,在时之书不停踱步,“七彩老祖,我该不该进去?那只白蟒兽神,一进入其中就被那血肉牵扯着消融了,我……”

他对金之真谛的渴望,任何人都能看到。

可他怕死。

他既怕进入以后,会被最强源灵抹杀,怕不能从万灵禁出来,又怕“创生池”最深处的血肉,将他视为一团血能眨眼消融。

“虞渊都这么说了,应该……”

钟赤尘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

“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