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零二章 你们确定要去吗?(1 / 2)

盖世 逆苍天 6968 字 1天前

疯狂扭动着的死灵树,数种、枯枝和深入地底的根茎,因虞渊的喝声化作飞灰。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能量波澜,当空罩落而来,却只是锁定死灵树所在区域。

这片区域的众生,灵植,所有可视和不可视之物,在这股力量下都会被碾碎。

噗!

死灵树扎根的冷硬大地,被洞穿为巨大窟窿。

这棵树存在的所有痕迹,因那股恐怖的威压,被抹的干干净净。

帮助陈青凰晋升为至尊的死灵树,化作飞灰,仿佛从未出现过。

死灵树的树种,是从旁边静止的“死亡泉眼”飞出,乃异域神秘存在的恩赐。

树种随着陈青凰而生长,转化伽力星域的星河能量,变为可供她吸纳的死亡之力,并将一部分死亡真谛带来。

没想到,她的晋升之路才实现,这棵树就成了灰烬。

可下手的是虞渊,所以她在死灵树消失以后,只是保持着沉默。

嗤!

静止不动的“死亡泉眼”,突然朝着内部进行旋动,周边因死灵树而转化出来的死亡能量,立即向泉眼涌去。

一股陈青凰能清晰感知的意志,透着令万物死寂的气息,从泉眼深处散逸开来。

异域的神秘存在,显然觉察到了死灵树成了灰烬。

在陈青凰灵魂深处,她还在琢磨参悟的一些死亡符号,受到了那股意志的影响。

她灵智顿时迷乱,她被脑海内的死亡符号牵动着,直奔那个“死亡泉眼”飞去。

在她的感觉中,泉眼深处就是她该朝圣的地方,她只要能进入其中,就会成为那个世界的死亡之神。

哗!

就在她要进入泉眼前,一道无比刺目的强光,从天外照进她的灵魂!

这道强光伴有雷霆闪电,有冰冻万物的冰晶,有湮灭邪魂杂念的力量,有洗涤人心的圣洁之光。

“净魂神辉!”

她灵魂轻颤,忽然生出被醍醐灌顶,立即从深沉梦境醒来的感觉。

她的灵魂识海内,众多和泉眼呼应的死亡符号,化作一只只苍白的死灵鸟。

骸骨形态的死灵鸟,和她现出星空巨兽形态的不死鸟极其相似,只是没有皮肉。

灰白骸骨状态的死灵鸟,扇动着没有一片羽毛的骨翅,妄图冲出她的脑海,进入到“死亡泉眼”。

璀璨的“净魂神辉”照射而来,扑扇着骨翅的死灵鸟,如被烈火焚烧的冰雕。

死灵鸟迅速被蒸发。

等到最后一只死灵鸟蒸发了,陈青凰发现她和那个“死亡泉眼”的感应就没了,也聆听不到来自另一界的旨意。

就在此时,她看到那辆燃烧的火焰战车,被四只巨大的金乌拖曳过来。

金乌神骏非凡,在太阳火焰下熠熠生辉。

黄金铸造的火焰战车,犹如神灵在天外的府邸,滚滚而来伴随着道道火焰流星,上空有烈日追随。

“虞渊!”

她再次轻喝。

她看到一座整整八层高,如神迹般的神台悬浮在虞渊头顶,晶莹剔透的台面,每一层sè泽都不一致。

神台看起来像是集结了三界诸天,最珍贵的神晶宝石,被三界的造物主以鬼斧神工的手段铸造而成。

最高层的红晶台面,她看了一下,就生出一种凝望众生生命源头的感觉。

仿佛深渊、荒界和源界的众生,皆出自于此。

那股磅礴浓烈的浩荡生命气息,对她似乎有着天然的压制,令她处处不适应。

只是紧盯最高层的台面,她眼瞳都隐隐作痛,心脏的跳动都停下。

她竟然无法长时间地,去凝望处于最高层的,和生命法则对应的台面。

“生命,死亡,对立且天然相冲。”

她心有感触,被迫收回凝望的目光。

突然间,她就知道为何一只只死灵鸟,还有那棵死灵树,会被虞渊轻易剔除了。

死亡克制生命,如虞渊般凌驾众生之上的生命源头,也同样克制死亡之物。

“没事吧?”

虞渊从火焰战车飞来,就在她和“死亡泉眼”中央星河停下,关切地看着她。

不等她点头,虞渊便又笑着说道:“剔除干净了,那些不属于你的气息,和你灵魂不沾边的力量,一概被我扫清!”

通过“灵魂神坛”第七层的青玉台面,虞渊能感受到陈青凰脑海深处,有没有和她无关的邪念灵识。

虞渊能对症下药,能准确找到掌控陈青

凰,悄悄侵染她的死亡异力。

“净魂神辉”还能迅速剔除。

如今死灵树已被摧毁,陈青凰也如愿以死亡之力晋升至尊,眼前就只剩下一口“死亡泉眼”没有被抹掉。

虞渊笑容灿烂。

“我好像……”

陈青凰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又仔细感知一番,确信在她的灵魂深处,在她的血肉内,应该没有不属于她的力量存在,才道:“好像是没事了。”

“那就好。”

虞渊含笑点头,道:“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那棵树,还有这个泉眼,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话罢,他的目光便落在“死亡泉眼”,想着是立即毁掉,还是先接触一下。

“有异域的存在,给我下达了命令,让我……”

“不必理会。”

没有等陈青凰说完,虞渊笑着打断,摆手说道:“在我祭炼了荒界的源血,将祂炼化到我的阳神躯身后,就大概猜到了,帮你晋升为至高的家伙,目前是一种什么状态了。”

立在火焰战车的辕莲瑶,闻言突然露头,蓦地望了过来。

四只身长千万丈,翅膀燃烧着烈焰的金乌,兽瞳也望了过来。

四只金乌的翅膀剧烈摇晃。

他们显然听懂了,虞渊这句话的深意。

荒界的源血,就是缔造袁离的幕后神灵,也是荒界众生公认的造物主!

那位,长居在造化峰深处,让袁离替它传播旨意。

难道说,那位被这人给祭炼了?

“你说谎!”

一只金乌口吐人言,变为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气愤地瞪着虞渊,“我们的神灵是永生不死的!我们荒界的兽神们,比你们源界的厉害,以前就是我们在攻打你们,我们都是胜利的一方!”

另外三只金乌,也在义愤填膺地,指责虞渊胡说八道。

虞渊笑了笑,看着那只气的小脸通红的金乌,道:“你们荒界的王,被稚雅饲养的一头凶兽吃的只剩下骨头,你们怕是还没得到消息。”

“不可能!我们不信,袁离大王不会死的,永远都不会!兽神,都会被神殿无限复活,何况是袁离大王?还有,谁是稚雅?”

化作小女孩的金乌询问。

“从浩漭而来的那只紫sè凤凰。”虞渊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