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戒训(1 / 2)

寒门大官人 卿士 2269 字 2天前

“学生此后一定加倍努力,当不负老师之期许。”,除了这句之外,范铭实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若能沉下心来,自然最好”,从书架前转回来地许老夫子手上拿了几本典书,“这两本都是我前些日子讲的一些经义释注,你拿回去好生研习一番,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

范铭焉能不明白许老夫子的意思?当下恭敬的收下,“弟子定不忘老师教诲”。

许老夫子点点头,将手上的书递给了范铭后,便摆摆手道:“你去吧,去吧!”。许老夫子的声音里直有说不出的意兴阑珊之意,听的范铭心里涩涩的很不好受,待要张口说什么时,许老夫子再次挥了挥手,“去吧!”。

“那弟子先告辞了,忙完这几日必当勤勉向学!”,到如今这个地步让范铭实难再说什么,恭敬的行了一礼后,转身便出了书房。

看到手中的这本还带着墨香的释注经义,范铭范铭心里又酸又热,最终化为一声叹息,停住步子回身再向老夫子的书房深深一礼后,转身疾步而去。

带着一份恳挚的心回到家中,莫惜容同香雪两人正好刚从铺子里回来,见到范铭顿时一脸的喜色迎了上来,“回来了!”。因是赶的心急,她们连裙裾在地上拖着都没发现。

自打前些日子范铭开始忙活一窝蜂的事之后,足足将近一个月时间都没有在家中安生的待过,头几天倒还好,三四天之后妇人便与香雪天天算着日子盼着衙门这件事能安定下来,且婚期已近,这家中有关家中颜面上的大事还得由范铭来拿主意,这份迫切的心也就愈发的急了起来。

这几天总算是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妇人的心也总算是随着落了下来,许是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同范铭之间的心灵仿佛同喜同悲了一般,“范郎,你……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微微颤抖地声音里直有说不尽的相思!

“今儿衙门事少,可以好好歇歇了!”,莫惜容与香雪脸上的表情让范铭看的一暖,上前一步走到两人身边,范铭也没顾忌着这还在门口,便一手一个挽住了两人的腰肢,“走,进去!”。

“嗯,回家!”,随着范铭挽过来的手,莫惜容已软软的靠在了他怀里,香雪偷眼瞥了夫人一眼后,便借着错位的视线遮挡狠狠捏住了男人地手,这一刻那再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礼节了。

……

一进到二进院门,范铭将手就从二女的身上放了下来,毕竟家中还有其他人,当着下人的面,行事也不好太过张扬。

此时范秦氏正在院子中逗弄着两个小外孙,老人喜欢孩子,这话在范秦氏的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眼见着儿子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老太太念孙子的心愈发急迫了起来,大姐春桃见娘实在难耐,就把两个孩子送了过来给老太太作伴,这下倒好,范秦氏就不让两个孩子走了。

大一点的大丫眼尖一下就看到范铭,便欢喜着蹦跳着跑了过来,一边叫着:“舅舅回来了,舅舅回来了!”见姐姐朝这边跑着,小一点的小子石头也跟着踉踉跄跄的朝范铭跑来,范铭赶紧上前一把将这两孩子抱了起来,“又重了不少!”范铭拍了拍石头的屁股,“这两天都吃饱了没。”

石头仅仅三岁的年纪倒是和范铭亲近得很,奶声奶气的道:“没吃饱,俺娘不让吃多”。

“胡说,多吃点才能长得快,今后该吃多少就吃多少!”春桃的小儿子石头虽然没大丫长得漂亮,但却肉乎乎十分可爱,范铭一边逗弄着心里也有些暖乎乎的,俯身之间就将小石头送到范秦氏的身旁,笑着向范秦氏招呼道:“娘,我先去洗洗,这坐了一天怪腻乎的。”。

“快去吧,让婉儿给你斟碗白醪凉水,这东西清心凉脾!”

从屋中洗漱出来,见一家子和乐融融的场面,范铭满心的安慰,尤其是范秦氏日渐富态的面容,再不似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