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雷蒙带来的小弟们,已经忍不住叫嚷起来“臭小子,死到临头还废话这么多?找死!”“马上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大,别和这小子浪费口水了,直接做掉他!”

    安德鲁被前后左右这些前世影视剧里耳熟能详的台词包围着,目光闪烁。

    本以为这雷蒙和伊凡一样,也是猎荒者。而猎荒者是体内拥有火焰力量的武者,和火系魔法师一近战一远程,共同构建起这个火焰世界的武力体系。

    没想到竟然不是!

    焰武士是焰武士,猎荒者是猎荒者。

    伊凡和雷蒙,是不同的两种存在!

    唔,也对……

    昨夜去找伊凡的时候,倒是的确没在伊凡身上,感受到任何火焰力量的气息。

    安德鲁双眼微眯,继续飞快地消化从雷蒙口中获得的信息。

    同时那件的“消耗类魔法道具”,已经被安德鲁悄然扣在手里!

    在原本的计划中,这件道具是用来对付老魔法师霍伯特的底牌之一,不是用来对付其他人的。

    现在安德鲁却是有点想要改变主意——

    “无论焰武者和猎荒者的区别是什么,到底谁在这火焰世界里的职业地位更高一点,现在都不重要。”安德鲁心思转动。

    “真正重要的是——这雷蒙身具强悍的火焰力量,这是确定的!”

    拥有火焰力量的武士啊……

    安德鲁对此实在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脑海中翻涌起来的一个凶狠念头

    “干掉一名‘焰武者’,应该算是……‘灭火’吧?”

    这雷蒙,毫无疑问是野火镇的一霸。

    昨夜火海之外的狗腿嘴脸,以及今天白天在街道上的所作所为,都让安德鲁在情感上不存在任何干掉对方的障碍。

    如果真能干掉雷蒙,毫无疑问,收益必然是巨大的。

    可能不会逊色于自己在活人公墓留下的众多“水灵之种”全部爆开之后为自己带来的收益。

    但同时这里头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一来,对于此时手里扣着的魔法道具的威力,是否足够干掉眼前的雷蒙和他的一众小弟,安德鲁没有十足把握。

    二来,就算能干掉,也有提前暴露实力、以至于不得不提前面对老魔法师霍伯特的风险!

    “嗯,到底要不要冒险呢?”

    安德鲁飞快地在脑海中做着权衡和考量,一时间没能下定决心。

    雷蒙这时已经来到安德鲁的面前。

    他自然不会想到安德鲁在思考是否要杀掉他。

    见安德鲁一声不吭甚至没想要逃跑,还以为这小子已经被自己的强悍气势给吓傻了。

    这让雷蒙感到很得意,索性不着急动手。

    先抬脚,用穿着皮靴的右脚的脚尖,点了点面前的地面。

    安德鲁眉头一扬“嗯?怎么?”

    雷蒙抱着膀子“跪下,叫爸爸,我就放了你。”

    安德鲁“……”

    这样啊。安德鲁眼神冷了下来。

    谢谢你,帮了我做了决定。

    假装没听清,安德鲁忽然弯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当然也是假装的),边咳边问“什、什么?咳……叫、叫什么?”

    “叫爸爸!”雷蒙皱眉,“妈的,你肺坏了,耳朵没坏吧?我说叫爸爸!”

    “什么?叫……叫什么?”安德鲁继续演。

    雷蒙不耐烦了,吼了一声“爸爸!听不到么?我说——爸爸!”

    咦?好像不太对劲……

    雷蒙叫完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去,只见周围的小弟们一个个脸色诡异地看着自己。

    再看安德鲁——

    安德鲁这时重新直起因为“咳嗽”而弯下的腰,笑眯眯地说道“诶,乖儿子。”

    “你——!!”

    雷蒙脸色瞬间涨得血红。

    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烧,几乎要跳出眼眶!

    “臭小子……你找死!!”雷蒙一声低吼,带动着全身的肌肉疙瘩都在乱跳。

    他眼中的火焰忽然敛去。

    全身上下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火焰,宛若一层纱衣。

    轰!

    炽热的温度以雷蒙的身体为中心,肆意散发出来。

    雷蒙当面一拳,轰向安德鲁的面门。

    这一拳,速度倒也不怎么快,反正没法和昨夜伊凡的刀的速度相提并论。

    这一拳,胜在气势炸裂,力量恐怖!

    安德鲁还没作出反应,那些雷蒙带来的喽喽,已经二话不说,“嗖”地就闪开了。

    生怕被波及!尤其是本来负责堵住安德鲁后路的那些喽喽。

    一个喽喽(上午用石头丢安德鲁的那个)还在为刚才雷蒙叫爸爸的事情而忍着笑,躲得慢了点,只被雷蒙全身迸发出来的一道火力余波震到,当场一声闷哼,扑通倒在地上,竟然被震得昏了过去!

    这就是雷蒙的实力!

    伊凡若是肺部没有受伤,应该能压雷蒙一头。

    但伊凡受伤之后,整个野火镇,除了霍伯特之外,再没有武力上能胜雷蒙之人!

    雷蒙虽然把这治安官当成了恶霸,在野火镇的口碑极差,但他身为焰武士的实力,还是实打实的。

    实力!这才是他横行镇上而人人敢怒不敢言的真正的最大的依仗。

    “我的天,看老大这架势,似乎是真的动了杀心啊。”

    喽喽们不由骇然失色,再不敢在内心对刚刚叫了爸爸的雷蒙有半点嘲笑。

    还有几个心思动得快的,隐隐担忧起来“要是真在这儿把安德鲁打死了,霍伯特大法师那边,如何交代?”

    他们看向雷蒙对面首当其冲的安德鲁。当看到安德鲁居然没有丝毫躲闪的意图,直挺挺站在原地,似乎被吓傻了的时候,这些喽喽不禁流露出看一个“将死的白痴”的目光。

    安德鲁眼中却是早就没有了喽喽们的存在。

    用金大侠的套路,让对方叫了声爸爸,并不是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而是故意的。

    自己手中此时扣着的那件一次性使用的魔法道具,并不是主动进攻的类型。

    与其主动出手而轻易露出破绽,不如激怒对手。

    再出其不意,将之反杀!

    这才是故意激怒对方的理由!

    “要么不打,打就要下死手。”

    安德鲁眼神幽冷,隐约有蓝芒流转。

    似乎感受到了安德鲁的心意,又似乎在认可安德鲁的想法,胸口的“水神之泪”轻轻一震。

    “水灵之术”自行涌出,浓缩为一枚高浓度的“水灵之种”,印在安德鲁的眉心一点,瞬间抚平了安德鲁因为紧张而产生的身体颤抖。

    是的,安德鲁在微微颤抖。

    这毕竟和昨夜在伊凡帐篷里被人拿刀对着不同,这是真正的第一次生死搏杀!

    好在有“水灵之种”的帮助,安德鲁吸一口气,头脑变得极为冷静清晰。

    稳稳捏碎了那件一次性使用的魔法道具。

    “‘指尖系列’魔法道具之……”

    “水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