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9 索菲亚的发现
    却见小苏菲吃着吃着,忽然小嘴一瘪,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正有些投喂上瘾的安德鲁“?”

    水灵之术失效了?葡萄没变甜反而更酸了?

    小苏菲的眼泪越发不可收拾“呜呜……安德鲁哥哥……我不想你死……”

    葡萄很甜,一点不酸。

    可这葡萄越甜,小苏菲反而越是难过。

    从昨夜到现在,安德鲁自己满脑子想着怎么在老魔法师断言的“死期”到来之前,积攒足够的力量,干掉霍伯特。

    其他人的概念里,他却只是个命不久矣的年轻人。

    虽然昨夜安德鲁对小苏菲说过“你安德鲁哥哥我不会死”这样的话,但在这火焰世界里,谁会真的信?

    “呜呜呜!安德鲁哥哥!安德鲁哥哥呜呜呜呜——!”

    小苏菲此时的哭声让安德鲁想到了穿越前的世界里的那位“全村的希望”。

    一旁的索菲亚大婶没说什么,但眼眶也有点红,看安德鲁的眼神里满是感激。

    至于营地里的居民们投过来的目光中,则充满遗憾和惋惜。

    “这……”

    安德鲁挠挠头,有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情况。

    老魔法师的存在,就好像一道无形但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安德鲁的心头。

    要说没压力,那是骗人的。

    但我如果说,我已经有超过四成的把握能把那混账老魔法师干掉,你们信吗?

    今天的备战计划顺利的话,胜率能提升到六成以上,是不是说出来会让大伙儿觉得有点天方夜谭?

    “唉,好啦别哭啦,都成小花猫了。”

    安德鲁抬手替小苏菲抹了把眼泪,道,“葡萄不是酸的吧?只要葡萄不酸就好(说明不是我的‘水灵之术’出了什么问题)!”

    老实说,安慰并不是自己的强项。

    没办法……只能转移注意力了!

    安德鲁真觉得继续让这小丫头哭下去,能把自己说服伊凡带来的好心情全给哭没!

    哭得好像我人已经没了似的,我还怎么继续今天的灭火计划?

    嗯,转移注意力,转移注意力……

    安德鲁站起身来,故意说道“还要吃葡萄么?不吃的话,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

    果然,小苏菲吃了一惊“又要出去?”

    小手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安德鲁的衣角,仰着小脸,脸蛋上还挂着眼泪。

    如果不是除了眼泪之外还有点鼻涕的话,这可爱的小模样,简直完美!

    一旁的索菲亚大婶也是一怔,随后有些奇怪地问“这么早……安德鲁你要去哪儿?”

    不等安德鲁回答,营地里的其他居民们就开口劝说起来“好好呆在帐篷里休息吧,别乱跑了!”“是啊是啊!好好歇着,没准你的病能好呢!”

    安德鲁心中感动,笑着说道“没事……咳咳,我就出去随便逛逛。谢谢大家的关心,真的谢谢,咳。”

    再次看向索菲亚大婶“这葡萄,您能帮我收一下么?我回来再吃。”

    “……好吧。”

    索菲亚见安德鲁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多问。

    接过葡萄,回帐篷替安德鲁收好。

    再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却见安德鲁已经离开临时营地了。

    小苏菲可怜兮兮地问“妈妈,你说安德鲁哥哥,到底能不能活过霍伯特大法师预言的一周啊?昨天晚上,安德鲁哥哥跟我说他不会死,会好好活下去的。他是在骗我吗?”

    “当然……不是骗你的。你安德鲁哥哥说他能好好活下去,就一定可以的!”

    索菲亚大婶说着违心的话。

    没办法,就连伊凡,在接受了安德鲁的部分治疗之后,都不敢完全相信安德鲁能彻底治好他。

    在这火焰世界,肺部灼伤症即是绝症,这几乎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定律了。

    一名营地的居民,这时开口问道“嗨,索菲亚,安德鲁有说他今天要去哪儿吗?这么早就出门……”

    索菲亚大婶摇头“不知道。”

    这是真的不知道。

    就好像索菲亚大婶到现在都不知道昨夜安德鲁为什么会去找伊凡?就很奇怪!

    那孩子总不会和自己一样是去用身体换食物的……

    咦?等等!

    索菲亚大婶忽然低头,看着手里捧着的还没有分发出去的葡萄。

    安德鲁半夜跑去找伊凡……

    回营地的时候,带回了一箱葡萄……

    这——!

    索菲亚大婶脸色一时间说不出的怪异,觉得自己似乎窥破了某些惊人的真相。

    营地里的居民们,这时还在议论纷纷

    “你们有没有觉得,安德鲁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啊。”

    “你指哪方面?昨夜他从火海里把小苏菲救出来么?嗯,确实不太像安德鲁平时的作风啊,看不出那孩子在关键时刻,如此有勇气和爱心。”

    “我倒是觉得,不止救人的事情,安德鲁整个人就……不太寻常。”

    “我也觉得诶,你说他就快要死了吧,却看着很平静。可你说他没事吧,又一直在咳嗽。而且霍伯特大法师的预言,总是不会错……”

    索菲亚大婶一边继续分发剩下的葡萄,一边听着这些议论声。

    和大伙儿一样,索菲亚大婶也越发感到安德鲁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他,不太一样了。

    但,多想无益。

    分发完水果之后,索菲亚大婶牵着女儿的手,一起回帐篷,嘴上细细叮嘱“乖乖呆在营地帐篷里,别乱跑。妈妈今天要去镇上工作,得尽快筹钱住回正常的房子,一直呆在这临时营地也不是个事儿。”

    小苏菲懂事地说“住这儿挺好的呀,大伙儿在一起,很热闹呢。妈妈别累坏了。”

    索菲亚大婶不由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这就是她觉得多想“安德鲁到底哪儿变了”这种问题,没有多大意义的原因。

    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不是?

    只是……

    目光撇了一眼之前安德鲁离开时走过的营地大门,索菲亚还是忍不住,“多想”了那么一点“安德鲁他,到底是要去哪儿呢?怎么都感觉,不会是‘随便逛逛’这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