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里,伊凡眉头紧锁,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安德鲁却是一脸坦然和理所当然,缓缓说道“我能治好你,代表着我自己的肺也没问题。

    可今天那老魔法师霍伯特断言,说我只能活七天。

    七天之后,他若发现我没死,自然会针对我……”

    伊凡人又不傻,听到这已经明白了,眯眼看着安德鲁“原来如此,你能治疗肺部灼烧,却无法和一名资深火系魔法师抗衡,对吧。”

    安德鲁点头。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如果自己有实力和霍伯特对抗,也不会被眼前的伊凡轻易就拿刀架在脖子上了。

    老实说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毕竟对这个异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万一火系魔法师其实有某些治疗肺部灼伤的方法,而眼前的伊凡立刻抓了自己去交给霍伯特换取治疗,那自己岂不是就这么黄了?

    又或者,这伊凡万一是那种特别虔诚的火焰信徒,哪怕自身的肺部被火焰灼伤,也不愿意对任何一名“神圣的火系魔法师”下手,那又该如何是好?

    只听伊凡开口了“首先你必须知道,我打不过霍伯特,别说现在的我了,哪怕是受伤之前的我,也打不过。”

    安德鲁心中不由一沉。

    伊凡接着道“不过我答应你,我会帮你杀掉霍伯特。然后你就帮我治好我的肺,对吧?

    我话先摆在这里,如果我帮了你,你却治不好我的肺,那……我就杀了你,明白么?”

    也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安德鲁总觉得对方在说出“我帮你杀掉霍伯特”的时候,非但没有对火系魔法师的敬畏,反而隐隐有一丝……恨意?

    默默留了个心眼,安德鲁点点头回道“这个自然,很公平!

    你帮我杀了他,我保证治好你!你杀了他我却治不好你的话,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干掉我自己。

    不过……你说你打不过霍伯特,却又答应帮我杀掉他,这什么意思?”

    伊凡恢复了猎魔人的冷酷凌厉,咧嘴笑笑“这你就不用管了。”

    ……

    ……

    天亮了。

    距离霍伯特预言的自己的死期,还剩下六天。

    “唔——”

    安德鲁从睡梦中醒来,起身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一夜安睡,肺部感觉已经没有大碍了。

    不过出于伪装的考量,还是假装咳嗽了几声。

    走出帐篷,安德鲁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

    沙漠里的夜晚很冷,白天却又十分干热。

    此时烈日当空,眼前是成片的帐篷组成的临时营地,一侧不远处,则是野火镇的建筑和街道。

    “其实抛开这世界对火的崇拜已然病态的问题的话,这里的风土人情,似乎还是挺不错的嘛。”

    安德鲁仔细观察那些风格独特好像从奇幻童话里走出来的建筑,心想,“这就是我接下里要生活的地方了。”

    又回想起昨夜和伊凡的交涉,安德鲁嘴角不由浮现出微妙的笑意。

    昨夜伊凡答应了自己的条件。

    并在自己的反复追问下,解释了他那番“打不过霍伯特却能杀掉霍伯特”的言论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是个猎荒者,正面对决我连最低级的荒兽都打不过,但我却能轻易狩猎它们。”

    伊凡淡淡说道,“打不过,不代表杀不掉。”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口吻中自然而然就透出一种强大的自信。

    “原来如此,所以呢?你究竟打算怎么杀他?”

    安德鲁还是有些不放心,同时又有些好奇。

    伊凡却只是说“我需要做些准备,必须离开一段时间。”

    听到对方说要离开一段时间,安德鲁立刻皱起眉头。

    自己剩下的时间可是只有七天啊,这情况下,大哥你还要离开一段时间做准备?

    伊凡说“放心,我会回来的,我自己也想活命。只是我一个人杀不掉霍伯特的,那太难了,即便我在暗处动手也是一样。”

    安德鲁一怔“你还有帮手?”

    伊凡笑道“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有我的秘密。”

    说完深深看了主角一眼。此时伊凡已经基本相信了眼前的年轻人真的有治疗肺部灼伤的办法。而这可是说出去会引起巨大轰动的事情!

    安德鲁沉默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好,我不多问你要做什么准备了。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过多久回来?我怎么联系你?”

    说完盯着伊凡,心说这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我可没办法信任你了啊!

    好在这次伊凡很干脆地回道“最多三天之内就能回来,完全赶得上。你不用联系我,我联系你。”

    说完伊凡不再废话,也不给安德鲁继续追问的机会了,穿上上衣,直接就离开了。

    搞了安德鲁一个没脾气。

    不过这雷厉风行的风格,倒是让安德鲁心中平添了一份信心。

    “对了……”伊凡离开帐篷之后,远远地又说了一句,“帐篷角落里还有一箱食物,你带去给那对母女吧。”

    安德鲁一怔,依言找到了那个箱子打开,发现是一箱很好的水果,眼神不由柔和了些。

    拎起箱子,安德鲁回到临时营地,把箱子交给索菲亚大婶。

    随后安德鲁暂时放下各式各样的紧绷的思绪——

    倒头就睡。

    此时天已大亮。

    安德鲁坐在帐篷前,晒太阳,吃早饭。

    成功说服了伊凡,这很好,但还不够。

    今天还有下一步的“备战计划”,或者说“灭火升级计划”……安德鲁嘴角微微一翘。

    果然是一直灭火一直爽么?

    有点上头了都!

    “吃水果啦。”

    索菲亚大婶走出帐篷,带着小苏菲一起,开始分发昨夜伊凡托安德鲁带回来的那箱水果。

    这倒不完全是因为无私而分享,而是索菲亚大婶考虑到野火镇每年都会经历一两次“荒兽潮”的冲击,万一自己和小苏菲她父亲一样在“荒兽潮”中有个三长两短,小苏菲依然会有人帮忙照顾抚养。

    小苏菲也很乖巧,捧着盆子和母亲一起把水果分给营地里的大家。

    作为小苏菲的救命恩人,安德鲁很自然地得到了最大的一份。

    “安德鲁哥哥!你的水果!”

    小苏菲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安德鲁面前,小脸微汗,手捧一盘看起来有点像葡萄的异界水果。

    “不,是你的水果。”

    安德鲁笑着接过,先剥了一枚递给小苏菲。

    小苏菲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母亲,得到索菲亚的准许之后,才张嘴接了。

    咬下果肉的第一口,小姑娘就瞪圆了眼睛“哇,好甜啊!怎么会这么甜?”

    安德鲁一笑。

    当然甜。

    昨夜自己出手治疗伊凡,虽然出于种种考虑中途停下,没有彻底治好伊凡,也没有解锁任何新的能力。

    但,对这“水灵之术”的运用,明显感到更加得心应手了。

    所以刚才自己喂小苏菲的,可不是普通的异界葡萄。

    而是一枚“水灵之术”加持过的极品异界葡萄!

    水分更足,自然甜。

    老实说,用“水灵之术”为病患治疗肺部灼伤,体验是极佳的,但总让安德鲁有种自己是名医生而不是魔法师的感觉。

    此时变魔术一般,不动声色地把葡萄变甜变大变水润,用来投喂……啊不,用来逗小孩子开心,才让安德鲁觉得

    有点魔法师那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