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7 伊凡的震惊
    咳嗽的时候手都不会颤抖的伊凡,此时却是手抖了。

    “嘶……”

    安德鲁只觉脖子皮肤刺痛了一下,已经被刀锋割破了点。

    随后就感到一条细细的温热的血线,顺着自己的脖子,流淌下来。

    “这……能不能先把刀放下?”

    安德鲁叹了口气。

    一句话就让一名强大的猎荒者失态,有点暗爽是真的。

    但如果因此被对方手一抖不小心干掉了,那就蛋疼了。

    伊凡没吭声,深深吸了口气,重新稳定下来。

    但没放下刀。

    目光凌厉地盯着安德鲁,伊凡觉得眼前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刚才完事之后,倒是听索菲亚提到她女儿今天被一个叫安德鲁的年轻人救了。

    因此听到安德鲁和索菲亚在帐篷外的对话时,伊凡便已经知道了来人就是今天的救人英雄安德鲁。

    本想着给这小鬼一个下马威,然后就一脚把他踹出自己的帐篷的,毕竟伊凡在肺部受伤之后,就很讨厌见到外人了。他不喜欢别人看到自己不停咳嗽的软弱样子。

    但……眼前这小子在说什么?

    治好自己的肺?

    伊凡可不是没有见识的小人物,相反,在肺部被灼伤之前,他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他可是去过“魔法工会”所在的第一大城市“学者堡垒”的!

    对于自己所受的伤势有多严重,伊凡比任何人都清楚。

    和那些肺部被火灾浓烟弄伤的倒霉蛋不同,伊凡的肺部,是在和一名火系魔法师战斗的过程中,被一记火焰魔法直接命中灼伤的!

    这是比普通火灾造成的灼伤更严重的伤势,根本没有救治的办法。

    事实上如果不是伊凡的实力强大体质强悍,换了普通人早就挂了。

    “你小子,到底在说什么?”

    伊凡冷冷看着安德鲁,“肺部被魔法火焰的气息所灼伤,这是绝症。随便一个三岁小孩儿都知道的常识,你不知道么?”

    安德鲁哼了一声“既然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问题,你干嘛还这么激动?”

    一直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安德鲁也有些恼了。

    用比对方更加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伊凡不由一滞。

    当然不是因为安德鲁的眼神,而是因为安德鲁的反问。

    是啊,为什么明明是一句荒谬之言,却还是让自己失态了呢?

    是因为听索菲亚说到过的眼前这小子的救人事迹?

    还是因为这小子的态度是那么坚定自信?

    说出“我能治好你”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事实上,之前不是没有想从伊凡身上拿好处的骗子,骗他说能治好他的肺,而且不止一个。

    伊凡还真有一次差点上当。

    发觉上当之后,伊凡让那个骗子明白了什么叫忏悔,可他自己也基本上绝了“治好自己的肺”的念想。

    只听安德鲁说道“算了,眼见为实,能不能治好你的肺,你自己感受一下吧。”

    在这火焰世界,能治好一个人的肺部灼伤,终究太骇人听闻了。

    说到不如做到,直接上干货吧。

    安德鲁不再理会脖子上的刀,主动,上前一步!

    伸出两根手指,如剑一般,缓缓点向对面的伊凡的胸口——

    水灵之术,发动!

    “这……这是——?!”

    伊凡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

    几乎是立竿见影的,伊凡感觉到了这些年来一直折磨着自己的肺部的病痛,那种每一次呼吸都好像要了命一样的灼烧感,正在被一种温和、清凉、滋润的力量,轻轻缓解、慢慢抚平!

    这一刻,伊凡有种久违到近乎陌生的轻松之感。

    多少年了!

    多少年没体会过这种能够轻松呼吸的感觉了!

    伊凡这个硬汉,此刻甚至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握刀的手又开始抖了。

    这次真是停都停不住。

    真是太激动了。

    站在安德鲁的角度,就看到两行热泪,从眼前这个硬汉的脸颊上流淌下来。

    对此安德鲁非常能理解。

    因为此时安德鲁自己也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在动用“水灵之术”为眼前的强壮猎荒者做治疗的同时,安德鲁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胸口的“水神之泪”,又有反应了。

    虽然暂时没有解锁新的技能,但……这水神之泪,的确正在被解锁!

    灭火升级法,真的可行!

    灭火一下一时爽,一直灭火一直爽的剧本,看来真有希望走通!

    “倒是……这伊凡的伤势!”

    安德鲁努力让自己从狂喜中迅速冷静下来,“这人的伤势,比我想象中还要沉重,而且是沉重得多啊,恐怕不是普通火灾造成的伤势……

    如此沉重的伤势,如果我能将之完全治好,是否能解锁足够和那老魔法师霍伯特对抗的资本?”

    权衡了片刻,安德鲁还是强忍着一口气把对方的伤势全部治好的冲动。

    强迫自己收回了手指,中断了水灵之术的治疗效果。

    治好眼前的伊凡,能否立刻解锁强大的战斗技能,安德鲁不确定。

    所以更稳妥的方式,还是先把伊凡这个人争取过来,作为自己的助力!

    为此就必须停手,不能一口气就这么治好对方。

    “嗯?”

    伊凡正感动到几乎流泪呢,忽然感受到安德鲁停手了,一瞬间眼中闪过愤怒,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默默放下架在安德鲁脖子上的刀,就那么盯着安德鲁。

    片刻后,伊凡低沉问道“你是谁?你不是安德鲁。”

    安德鲁心中一凛,表面上坦然应道“我当然是安德鲁,不然我能是谁?”

    伊凡又盯着安德鲁看了一会儿,说“好吧,你有什么条件?要我帮你做什么?”

    他是老江湖了,自然知道伊凡在关键时刻收手的原因。

    老实说,伊凡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肺病真的能被治好。

    但哪怕是缓解痛苦,也可以!

    就听到安德鲁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说道“我要你帮我杀了霍伯特。”

    伊凡“?”

    哪怕经历过各式各样的大风大浪,伊凡仍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世界上只要提到火系魔法师,所有人的反应都是敬畏,哪怕是和火系魔法师有过节的自己,也不例外……伊凡想道。

    怎么会有人想要杀掉一名资深的老魔法师?

    如果说刚才安德鲁说“我能治好你”,只是让伊凡感到难以置信。

    那现在,他是真的觉得眼前这小子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