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6 我能治好你的肺
    猎荒者。

    是猎人,但又不是普通猎人。

    特指那些“拥有狩猎荒兽的能力的猎人”。

    在这个以火系魔法师为尊的世界,平民即贱民,地位低下。

    猎荒者的地位虽然无法和魔法师相提并论,但比起生死往往不由己的平民,已经好太多了。

    尤其是那些最顶尖的猎荒者,就连魔法师也会对之礼遇的。

    因为无论火系魔法师多强,近身战始终是魔法师群体避不开的软肋。与其和顶级猎荒者成为敌人,承担被刺杀的风险,不如与之结交,签订合作契约,让其成为魔法师的护卫。

    伊凡就是这样一位曾经做过魔法师护卫的强大猎荒者。

    曾经。

    后来出于某些原因,他被灼伤了肺部,便被雇佣他的魔法师单方面解除了契约。

    就像猎人不需要失去爪牙的猎犬。

    在这个火焰世界,达到一定程度的肺部灼伤,便是不治之症了。

    最低级的火焰魔法师,都可能把人的肺部损伤到无法逆转的地步。

    最低级的肺部损伤,却是连最高级的火系魔法师,都未必治得好!

    管伤不管治,就是这么霸道不讲道理。

    “是这里么?”

    安德鲁已经走到了野火镇的郊区。

    这里已经没有砖石材质的街道了,脚下全是沙砾。建筑物也几乎没有。

    伊凡就住在这一带,标准的离群索居。

    对此安德鲁倒也可以理解。

    一个曾经值得魔法师放下身段结交的强大猎荒者,被灼伤了肺部之后,只能在日渐痛苦的咳嗽中慢慢等死。

    这在心灵上一定是极度痛苦的,变得郁郁寡欢离群索居也很正常。

    若非“水灵之术”,自己或许也会体会这样的身心双重折磨吧?

    如此边想边走,抵达伊凡居住的那顶披着兽皮的黑色帐篷的时候,安德鲁脚步一顿。

    就看到索菲亚大妈一脸疲惫地从帐篷里出来,脸上仍有未褪去的潮红,还有些未平复的喘息。

    看到安德鲁的刹那,索菲亚大妈呆了一下,随后一脸惊恐,说“安德鲁,你……你怎么来了?”

    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安德鲁的背后看去。

    安德鲁叹了口气,心说这世界上哪有无缘无故地“对我和妈妈很好”啊。

    小苏菲只知道她妈妈是来换食物的,却不知道究竟是用什么换。

    心中有些感叹,表面上安德鲁神色如常,说“放心,苏菲没和我一起来。我也不会对她说什么的。”

    索菲亚明显松了口气,但依然警惕“你……你不说?那你有什么条件?”

    安德鲁无奈耸肩“我背着小苏菲跑出火场的时候,也没提什么条件吧……”

    索菲亚这才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快死了,而且是为了救自己女儿才落得如此境地的。

    再想到老魔法师霍伯特的七日预言,索菲亚越发为刚才自己的警惕和多疑而感到愧疚。

    一咬牙说“不用你开口提条件。这样吧,你死之前,我可以陪你一次……唔,三次吧。不过再多就不行了。”

    安德鲁“……”

    总算知道小苏菲那丫头的奇葩脑回路到底从哪儿来的了。

    同时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份的直观了解在这个世界,除了火系魔法师这个特权群体之外,普通平民真的是活得很艰难啊。

    家才刚刚被烧掉,女儿也差点被烧死,眼前的索菲亚大婶却顾不上悲伤愤怒,还是要继续为生存而拼尽全力。

    不接索菲亚的话,安德鲁放缓口吻,微笑说道“那个……我找伊凡大叔有点事儿,可以让我们单独聊聊吗?小苏菲现在一个人在临时营地,您还是快点回去陪着她比较好。”

    后半句话倒是非常有效。

    索菲亚赶紧拿上换来的食物,往临时营地而去。她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呆在营地里。

    安德鲁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您是一位好母亲。”

    索菲亚身子一震,回头就看到少年已经掀开帘子,走进伊凡的那顶黑色帐篷了。

    和女儿小苏菲一样,索菲亚也感到安德鲁似乎和之前不一样了。

    不过她的心思很快被独自呆在临时营地的女儿所占据主导,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

    至于安德鲁,在走进帐篷的刹那,便定住了身子。

    因为一把短刀,正架在自己的脖颈上。

    对面的伊凡握着刀,光着膀子,只穿了条长裤。

    这是个身材极为雄壮的男人,只是脸色十分苍白。

    他咧嘴笑看着安德鲁,一边不时咳嗽着,一边说“你和索菲亚在我帐篷外头,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

    她居然说要免费陪你三次?

    啧啧,索菲亚是个好婆娘啊,你为什么不答应她?”

    说到这,伊凡不屑地上下打量着和他比起来瘦弱得多的安德鲁,冷笑道“另外,我的帐篷,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你小子随随便便就这么进来……也行!但今晚可就别想着出去了!”

    他嘴上说着,轻轻咳嗽着,手中的刀却是纹丝不动。

    安德鲁也没动。

    默默看着男人的双眼。

    从对方的眼睛里,安德鲁没有看到对自己的欲望。

    还好……

    至少说明对方所谓的“进来了就别出去了”,不过是嘲弄之言,并非这家伙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兴趣。

    这让安德鲁暗自松了口气。

    否则万一剧情变成了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给人捡了一回肥皂,那安德鲁宁可之前死在火海里!倒不是心存歧视啊,而是人各有志,安德鲁的选择就是宁可死去,也不弯曲!绝不!

    至于眼前的伊凡……

    “应该是肺部受伤之后,看不到希望,心态炸裂了,于是就破罐子破摔得过且过了吧?”

    安德鲁飞快扫过帐篷里的陈设,心中分析着。

    当看到帐篷一角堆放的大量空酒瓶的时候,安德鲁基本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压下心中本能的恐惧——说实话安德鲁其实腿肚子是有点发软的——表面上,却是保持着冷静。

    直视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伊凡的眼睛,安德鲁说道“我听说你是野火镇最好的猎人?

    呵,本来想要治好你的肺,再让你跟着我混的。

    但现在看来,是我高看你了。你,已经废了!”

    虽然措辞十分强硬甚至粗暴,但安德鲁真的是这么想的不止要治好伊凡的肺,还要让他为自己所用!

    这是来的路上反复思量的结论。

    七天的时间,就算自己规划的晋升道路真的是对的,也很难让自己提升到能和霍伯特对抗的程度。那可是一位资深大法师!

    而如果达不到那种程度,自己就需要帮手。

    所以安德鲁的计划是治好眼前这条大汉,验证自己的灭火升级法,是否真的可行。

    同时提出条件让伊凡帮自己,一起宰了那霍伯特!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

    伊凡听到“本来想治好你的肺”的时候,眼中一下爆出精光。

    刹那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让安德鲁似乎看到了受伤之前那个纵横睥睨的强悍猎荒者!

    好强大的气场!

    安德鲁感到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但同时,更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到效果了!

    对方的内心,已经受到冲击了,而且这冲击不会小。

    证据就是眼前这位受伤了依然气魄非凡的猎荒者身子一震,之前始终稳定如老狗的持刀的手,出现了些微但掩饰不住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