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3 这火,没人扑?
    一边胡思乱想着,林东一边试图彻底睁开刚才被烟熏得十分疼痛被“水灵之术”滋润过后才好转不少的双眼。

    目前对于这个世界,自己只有安德鲁记忆中的“印象”,并没有亲自见过。

    所以缓过劲来之后,还是想要亲眼看看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火焰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可睁开双眼后,林东却感到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揪紧了。

    本来围在周围的人们,不知何时退开了些。

    林东眼前也不是什么火焰世界的场景。

    而是一双近在咫尺的眼睛!

    黑色的眸子,其中透着一丝暗红,有点像是熔岩的色泽。在那瞳孔深处,似乎真的流动着岩浆。

    是老魔法师霍伯特的双眼。

    ……

    ……

    大火还在蔓延,宛如一条在夜风中放肆摇摆的红色裤衩,连沙漠上空那满是星斗的夜空都似被映红了。

    这火,没人敢扑。

    好在每一块平民区住房的四周都会有“隔离带”的存在。

    火势再旺,烧到隔离带无物可烧,自然就停了。

    事实上,除了“隔离带”和“灭火之焰”,这火焰世界里再没有第三种“合法”的灭火手段。

    用水灭火?不存在的。

    谁敢这么干,当天就会被魔法工会抓去以亵渎圣火的罪名活活烧死。

    “你……你要干什么?”

    索菲亚大婶警惕地看着步步逼近的治安官雷蒙,好像护崽的老母鸡,把大难不死但仍在昏迷中的女儿死死护住。

    人群本来围拢在苏菲和安德鲁的周围。

    可雷蒙走过来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还是下意识地退后了。

    雷蒙冷笑一声,戴上手套,从苏菲身旁不远的地面上,捡起一片布料。

    正是林东刚才尿湿的布料。

    在逃生的过程中,苏菲其实醒来过一次,咳得不行。

    林东于是把本来缠在自己脸上的布料分给女孩,这也是女孩现在没有大碍,而林东刚才反而差点死于肺部损伤的最大原因。

    治安官盯着布片看了片刻。

    又凑近嗅了嗅。

    脸色不由一变,大声说道“原来如此,这是块……尿布!哼,居然用这样的方法,试图逃避回归圣火的荣耀?毫无疑问,这是堕落!”

    内心的真实想法却是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之后如果我也不幸遇到火灾,可以学习一下!

    上前一步,就打算继续向索菲亚母女问罪,以此来讨好霍伯特。

    却被老魔法师无情打断了“蠢货,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想到这样的方法?”

    霍伯特径直走到了安德鲁,也就是现在的林东面前,苍老如橘皮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缓缓道“有点意思啊。虽然凡人之躯抵御不住我的魔法火焰,但这方法,倒是能一定程度上抵御浓烟。

    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吗?安德鲁。”

    说完定定盯着林东。

    ——正是林东起身之后对上老魔法师的双眼的一刻!

    这是林东第一次面对这个火焰世界的魔法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近距离面对老魔法师的双眸的瞬间,林东有种从内到外被看得通透的可怖感觉。

    似乎对方的双眼能看到自己的内心深处!

    这不是在以前那个世界里用来形容某些伟大人物充满洞察力的双眸的说辞,而是一种……真实不虚的魔法力量。

    林东甚至险些控制不住地实话实说“我不是你认识的魔法学徒安德鲁了,我是林东!”

    好在胸前的吊坠“女神之泪”微微一震。

    “水灵之术”再次发动,流转全身,像是形成了一层无形的保护层,隔绝了老魔法师眼中那看透人心的魔法力量。

    林东这才恢复了清醒。

    心下却是骇然“卧槽,什么鬼?这老家伙的眼睛好可怕!”

    的确可怕。

    但林东没有多少后怕!

    因为在后怕的情绪浮现出来之前,一种奇特的“尊严受到侵犯“的骄傲又愤怒的情绪,从心底——不,应该说是从胸口的“水神之泪”中——涌现出来!进而随着“水灵之术”席卷全身。

    于是林东目光一凝,毫不相让地和霍伯特的双眼对视着,说出了一句自己都没想到的话来

    “抱歉,我没有回答你问题的义务。”

    现场安静了一瞬。

    少年平静的话语回荡在野火镇中央广场不远处的这条街道上,似乎被寒冷的夜风裹带着,吹出去很远。

    街道上避难的人群、以及一些从小镇其他地方过来看热闹的人群,呆了好半晌,才发出了“嘶”的低低的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小子……是疯了么?

    区区魔法学徒,虽说勉强挤进了魔法圈,但实际上仍是没有任何魔法天赋的普通人的体质。

    竟然敢这么对一位资深的火系魔法师这么说话?

    就算是刚刚逃出火海,心中对造成火灾的魔法师和他的实验室感到愤怒,也得忍着啊,怎么能这么说出来?

    不想活了?

    果然,治安官雷蒙怔愣片刻后,打了鸡血一样地跳了起来“你……你大胆!你找死!”

    魔法工会是这个世界的实际掌控者,治安官手中掌握的世俗权力,在工会面前不值一提。

    雷蒙已经想好了,要好好炮制这个叫安德鲁的小子。

    因为没有比这更能讨好老魔法师的办法了!

    “等一下!”

    索菲亚大婶开口叫道。

    确定女儿没有大碍之后,她恢复了些许冷静。

    虽然平时对于住在同楼层的安德鲁不算亲近,而且有点无法理解平时懦弱胆怯的安德鲁为什么这次会舍命救自己的女儿逃出火海。

    但既然受了恩惠,索菲亚大婶还是想要尽可能地报答,说道“安德鲁他刚刚逃出来,他……他还在犯糊涂呢!”

    附近还有一些平日里认识安德鲁的居民,也壮着胆子说道“是啊,他只是个孩子呢。您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吧。”

    林东不知道这些话听在治安官耳朵里有什么效果。

    只知道听在自己耳朵里,说不出的不合逻辑。

    和着我从火海里逃生,顺便还救了个小女孩出来,在这个世界里,就是犯罪了?

    虽然已经从安德鲁的记忆中,了解了这个世界对火焰的崇拜盲目到病态,但这是林东第一次用自己的视角看到。

    那种源于胸前吊坠的被触犯的愤怒情绪,已经消退了。

    可林东还是基于自己的意志和逻辑,指了指旁边熊熊燃烧却无人去管的大火,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火,没人去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