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渭水行宫(求票票)
    “咸阳王城……似乎有些不同了。”

    行入咸阳城。

    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咸阳城这里越发的热闹了,正午之时,纵横宽阔的街道上,满是人来人往。

    商贾百业不消说,早已经活跃很久了,顺从中枢的调遣,诸多郡县的许多豪商大户都搬移至城中了。

    更为彰显的便是渭水两岸,相距咸阳城数十里,也是逐步形成一个不小的副城区域。

    或许没有名号,已然汇聚诸多人与府邸。

    当然,渭水以南,中央学宫也在那里。

    ……

    那些都不算什么,一切都在正常的秩序之中,让云舒她们先行返回府中,己身则是一队车马向着王城行去。

    至宫门前,灵觉有感,面前的咸阳王城有些不太一样了,仿若平添了数分威严、数分霸道。

    双眸闪烁紫韵玄光,看向虚冥深处,那里……,凝实十多个呼吸,周清不由一笑。

    “是因为天问剑的缘故?”

    “还是其它的缘故?”

    国运之说,虚无飘渺,然则,却是真正的存在。

    万物有灵,连一柄刀剑利刃经过好好的蕴养之后,都可以生出些许灵性。

    何况一座由着数十万人蕴养的大城池呢?

    何况是一座汇聚一国精华之力的城池!

    “武真侯!”

    正饶有兴趣的思忖那个问题,宫门之前,卫尉李仲已经出现在身前,为之深深一礼。

    “嗯。”

    “走吧。”

    周清点点头。

    踏步在前,刚才在宫门之外,已然有感王城的变化,此刻行走其内,更是敏锐察觉那般异样。

    真空之力都隐约受到压制。

    这般状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真空之力被压制,也就意味着一身实力受到压制。

    这对于任何一位修者来说,都不是好事情。

    不过,对于玄关之下的修炼者来说,应该没有太大的影响。

    “咸阳宫内,似乎翻修了不少地方?”

    距离上次离开咸阳城,其实也没有过去一年,左右扫视王城四周,四周巡逻的卫队不少,却已然有着不小的变化。

    周清随意之言落下。

    “武真侯。”

    “根据将作少府和护国学宫的建言,王城之内的一些高墙和演武场、道路都逐步被水石取代了。”

    “所以……看上去翻修了不少。”

    李仲在侧后方行走着,闻声,先是一礼,旋即简单而应。

    对于咸阳宫,武真侯自然很是熟悉了,否则也不会注意到那些地方。

    “翻修了也好。”

    水石的出现和利用,让周清觉得将作少府那些人还是有点脑子的,还是有些想法的。

    自己直接灌输给他们一个个用途,说不准还会形成他们的阻碍。

    四周那些被翻修的地方,确如李仲所言,并不涉及真正的宫殿楼阁,这一点周清很是欣赏。

    水石!

    是好东西,可对于咸阳王城的独特性来说,可以施展的力量并不大,因为那个东西就算历经数十年、百年也是冷冰冰的。

    不像历经百多年传承的咸阳王宫,已然积累属于自己的韵味。

    “武真侯!”

    “……”

    兴乐宫宫门之前,远远便是看到那一道道身形魁梧至极的汉子,不是阮翁仲他们又是谁。

    “还不错,修为没有懈怠。”

    “你所修的五丁妙法若是遇到难处,可以问道宗全护法。”

    身披与众不同的黑色重甲,手持一两百斤的武器,看上去便是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之力。

    他所修事《五丁妙法》,是自己从蜀山那里得来的,算是一门很顶尖的炼体功法。

    魏国披甲门的玄功,据说和这门玄功也有关联,就是相对于《五丁妙法》的苛刻,可以修炼的人更多罢了。

    以阮翁仲现在的实力,对抗普通化神武者无碍,甚至于凭借体魄的强横,与化神大成都可以争锋。

    以前的话,或许不算什么。

    现在……咸阳王城有这般变化,玄关以上的修炼者想要动手,能够施展的力量极其有限。

    “多谢武真侯!”

    阮翁仲粗犷的神容上,很是一喜,当即又是一礼,待在咸阳宫这般久了,自然所得不少。

    “无须多礼,本侯还要觐见大王。”

    没有在宫门前停留,看着阮翁仲与其身侧的数人,摆摆手,当先一步,行入兴乐宫。

    那里,一直是王兄处理军政要务的地方。

    ……

    ……

    “哈哈,武真侯归来了。”

    “坐!”

    秦王政正在兴乐宫内随意看着文书,随着楚地的攻灭,从各郡上呈的文书越来越多了。

    尽管有着国府处理,然面前的木案上还是摆满许多文书,只是……能够称为大事的屈指可数。

    不过,和王弟相比,他倒是颇为休闲,四郡之地的军政要务,大都落在政事堂,至今没有出过大问题。

    白芊红的才干不需说。

    叶腾也是极佳的,将来调入咸阳,入九卿、三公都是极有可能的。

    “武真侯!”

    殿中,长史蒙毅见状,也是起身一礼。

    “收到大王文书,玄清便是直接返回咸阳了。”

    “咸阳城……好像越发的拥挤了,往昔都言齐国临淄之盛摩肩接踵,咸阳城也如此了。”

    对着王兄一礼,数月前才在楚地分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却是蒙毅……愈发的稳重了。

    将来位列上卿中枢,不难。

    对其微微一笑,便是入座,旁侧不远,自有侍女端来茶水、点心,细细服侍着。

    “哈哈哈,根据国府那边传来的文书,咸阳城现在已经有百万之口了。”

    “齐国临淄虽盛,焉得有这般盛况。”

    “民力之多是好事,整个咸阳城四周尽皆嘈杂,寡人每每出行,都有许多麻烦。”

    “是以,寡人正准备在渭水修筑行宫,武真侯以为何?”

    秦王政放下手中的文书,今日的心情不错,看向王弟,说道咸阳城的这一举世盛况。

    一座城池……超过百万之口!

    上古三代以来,谁可以做到?

    唯有大秦!

    临淄所谓的摩肩接踵,也不过数十万民力罢了,焉得可以同大秦相媲美?

    “渭水之地修建行宫?”

    “自然可以,以大王的私库便可以缓缓修建了。”

    “莫不……朝中有人反对?”

    周清持杯盏,微微一笑,对于修建行宫之类的,自己以前提过,故而并不反对。

    王兄今日却特意提起这个事,不用说……如果顺利的话,该是在进行中了。

    数年来,为了蜃楼的事情,赢秦一族早就设立一支专门的商队,秘密运转。

    每一岁都有不少的收入,上缴税金之后,便是填充内库了,许多事情……想要花国库的钱,不是那么容易花的。

    别说……仅仅一个蜃楼,每岁十万金的消耗,都令庙堂上有些御史为之不满了。

    如今又要修建行宫?

    耗费起码也是数十万金打底的,建造大一些的行宫,也得数百万金的消耗。

    而蓝田大营每一岁的军费支出,还不超过百万金的。

    “蒙毅,你觉得寡人修建行宫如何?”

    秦王政不由自主的从上首案后起身,看向殿中的蒙毅。

    对于修建行宫,自己早有心思。

    奈何先前为楚国之事拦阻,没有进行,现在楚国已灭,齐国……不足为虑。

    自然要进行先前之事了。

    可……庙堂之上反对的人还真不少,纵然是从内库出钱,也是一样。

    说什么,家国一体,本无国库与内库的区别,蜃楼已经耗费颇多国帑了,再修建行宫,就可能影响其它各方面的大小事务了。

    “这……,大王,修建行宫自无不可,只是,眼下楚国刚灭,修炼湘离之渠还要耗费不少钱财。”

    “是以,蒙毅以为,可稍缓修建之。”

    蒙毅慌忙一礼,大王询问自己这个事情?

    很是令自己纠结。

    月来,庙堂之上关于这个事情争论的不少,至今还没有一个确切答复。

    大王想要修建,群臣大部分不同意修建,认为耗费太多钱财,没有那个必要。

    咸阳王城已经足够大了,足够使用了。

    蒙毅觉得……行宫还是可以修建的,关键现在诸夏还没有彻底平定,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暂时还是不要为好。

    “你倒是会耍滑头。”

    秦王政笑语。

    庙堂上的臣子大都反对,也有支持的,蒙毅却是取其中了。

    “修建行宫之事,暂时的确无需着急,就算现在修建好,大王也不会有那个精力前往那里悠闲。”

    “倒是可以提前命少府做好准备,寻找堪舆家勘探上佳风水之地。”

    周清没啥意见。

    现在修建和以后修建都一样,只是,总体来说,以后修建更好,更加的稳妥一些。

    “武真侯所言甚是。”

    秦王政颔首。

    群臣所言的道理,自己如何不清楚?

    就是有些人,着实令人讨厌。

    行宫的修建,自己早就有意愿,现在的话……确实不是最佳时机,待将齐国拿下之后,诸夏平稳之后也不晚。

    “武真侯从南郡归来,今日又直入王城,应该尚未用膳吧?”

    “随寡人前往偏殿,那里已经准备好了。”

    “武真侯莫不好奇寡人召你归来所为何事?”

    秦王政没有在行宫的话题上继续停留,看着正细细饮茶的王弟,单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偏殿。

    那里现在应当准备好饭食了。

    许多事情,自己还未说呢。

    “玄清的确好奇。”

    “一路北上咸阳,诸郡安稳,楚地那边,有着李斯、姚贾的坐镇,也是无忧。”

    “至于外患北胡,蒙恬已经率兵三十万黄金火骑兵抵御,纵横云中、雁门等地,当无大事。”

    对于需要自己返回咸阳需要商议的事情,周清也没有任何头绪,应该没有大事了才对。

    只是,从王兄的手笔来说,又非小事。

    “关中与关外诸郡,自当安稳。”

    “河西两郡现在不太安稳了,根据李信那里传来的文书,北胡匈奴派出一支近五万人的控弦之士,准备联合月氏、西域等国,反扑河西两郡。”

    “更有北地郡的老戎狄部族,近年来,也有不少的躁动,甚至于有可能谋反。”

    秦王政略有轻叹。

    大事虽不多,小事却有一箩筐。

    “河西两郡?”

    “有着李信在那里镇守,应当无碍。”

    周清跟在王兄身后,匈奴欲要拿下河西两郡?

    他们倒是有不小的力气,不仅仅可以将东胡快速的歼灭,纳入自己一族,现在还能够抽调人手,前往大河以西。

    “李信!”

    “他的领兵之才,寡人还是欣赏的,唯一所忧,便是匈奴与西域诸国联军甚多。”

    “果然再次出现二十万大军,河西两郡当无以拦阻。”

    秦王政表示认可。

    先前之所以将李信从楚地调走前往陇西,便是收到陇西那里传来的消息。

    “二十万大军?”

    “不会的,匈奴现在大量的兵力应该在东胡区域,那才是匈奴真正的目标。”

    踏步间,已经从兴乐宫正殿的侧后方行入偏殿,还是那般的模样,闻王兄担忧之意,周清断然否决着。

    “匈奴!”

    “寡人早晚要把他们扫荡干净。”

    对于匈奴,秦王政一直有着关于他们的详细讯息,从匈奴头曼单于逐步统一草原诸部的时候。

    便是知晓秦国和匈奴之间,必然有战斗。

    还不是轻而易举可以解决的战斗。

    现在趁着秦国东出一天下,想要分兵干扰秦国?

    想的倒是不错。

    偏殿之中,尚食坊果然都已经将东西齐备,美味佳肴,珍馐美酒,应有尽有。

    就是只有三人随意吃喝,显得有些单薄。

    “攘外必先安内!”

    “匈奴固然为一患,眼下大秦视线,还是落在齐国身上。”

    除却早上吃了一点东西,周清的确没有吃什么外在之物,品味着尚食坊的手艺。

    有点进步。

    进步的不算明显。

    酒水倒还可以。

    “齐国!”

    “哼!”

    “根据罗网和影密卫传来的消息,数十年来不修兵事的齐国,在去岁就将十万军陈兵巨鹿、易水之地。”

    “月来,更是有三十万大军赶赴魏地、苍山之地,看来齐国是想要同大秦锐士一较高下了。”

    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樽美酒,秦王政一饮而尽。

    三晋之地纳入秦国掌控,带来得其中一个好处就是消息传递更为便捷了。

    每隔一日,便会有齐鲁之地最新的消息传来。

    齐国……现在很有点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