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寻道之路,与君同行 > 第一五五章 大手小手
    慕容冷芸“此外我还有一个问题蘑菇娃娃困惑的一些事情,其实我觉得我是知道答案的,是表意识拆过的坑,梳理过的回路,可是它却依然会困惑,难道说表意识拆过的坑对潜意识而言并没什么作用吗?”她其实下意识觉得并不是没用,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无法用自己的理解去矫正自家替身的回路。

    玄君“有用,但要触碰到痛点。”

    慕容冷芸“怎么样才是触碰到痛点了?”

    玄君“我的话一般是伴随身体感,比如头皮发紧、某些部位疼痛之类的,拆干净就没有这些感觉了。”

    慕容冷芸“哦,这种情况我偶尔也有,比如有些情绪牵连到胸闷心悸,但别的部位就比较少见,一般是专门琢磨身体症状才会触碰到呢。”

    泰晤士河儿“我家金区的创伤日常是肺上插了把刀的感觉!”

    慕容冷芸“这么说的话……我家木水泛滥所以天天风寒严重?但怎么看都觉得它俩长歪了才会招邪气吧?”

    泰晤士河儿“大概有坑吧!”

    慕容冷芸“应该吧……”

    叶云兮不禁回神关注了一下身体,便感觉一天的劳累都涌上来,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慵懒的从床上起身去洗漱了。

    ————

    次日,周日早上。

    叶云兮睡着睡着,迷迷糊糊的觉得全身都痒,闭着眼睛摸到床头的药膏涂了涂,却还是痒,涂了几个来回,终于把自己折腾醒了。

    她抬起手臂一边挠一边打量,才发现不是蚊子咬的包,只是一些小疙瘩,看着似乎是风团。

    “怎么又莫名其妙的起风团了?不过从抽搐退到风团,也算好事。”

    于是一边继续挠痒,一边回忆着之前的梦。

    其实已经完全记不起来梦的内容了,只记得一开始的氛围不太好,后来倒是越发的轻松愉快了。

    “倒像是个排毒的过程……”

    她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着,在床上翻着身挠着痒,享受着不用早起的周末。

    懒了好一会儿,身上四处蜂起的风团渐渐平复下去,她才起床收拾,照例去赴约会。

    “哎,我俩的约会感觉越发的老夫老妻了,虽然我觉得挺好,但有时候也觉得有点缺乏恋爱的热度呢?”

    她一边收拾出门一边随便的散发着思绪。

    “啊,下周末就是他的生日了,这倒是个制造浪漫的好时机,只是……怎么操作呢?我好像完全没有浪漫细胞呢,怎么办?”

    她一边梳头一边蹙起眉,思考了一会儿,动作都慢下来,半晌才忽然醒觉“不对啊,制造浪漫不应该是他的事儿吗?!”

    随即便无奈摇头“但是也指望不上他就是了……好像也指望不上我自己……”

    ————

    凌澜租房。

    凌澜看着光屏,叶云兮坐在旁边,伸出一只手闲着无聊的一下一下勾着男友的小指玩。

    被勾着小指的他起初并不反抗的随意把手搭在桌上,被玩了十几下之后忽然动如脱兔,反过来握紧了女孩的手指。

    叶云兮一惊,但很快就放弃抵抗,软软的让他握着,吃吃偷笑。

    凌澜瞥她一眼“干嘛呢,闲?”

    叶云兮用另一只手点着唇望天“唔……是没什么事。”

    凌澜收回目光“你昨天不是挺忙?”

    叶云兮眼神开始飘忽“啊,是啊……”

    她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和男友说在光影社做模特的事情,生怕他会产生些莫名的联想和醋意。

    本也是想着反正剧做出来也要挺久,就算放出来也是校园内小范围传播,凌澜毕业了工作又忙,大约也不会看到……吧?

    她在继续隐瞒和如实相告之间纠结了一下,决定先说一半试探试探“昨天是……我参……我跟朋友去学校光影剧社团玩儿,看他们做光影剧还挺好玩的!”

    凌澜语气平淡“看来你是挺闲的。”

    叶云兮莫名有种他下一句就会催学业的即视感,赶紧抛出疑问句“你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参加过社团吗?”

    凌澜回忆了一下“参加过外语相关的。”

    叶云兮“……”学霸日常,惹不起惹不起。

    不过话说到这里,倒是记起来之前打算拉他来做男主模特的构想了。

    她便继续试探道“光影社好像是学校里一个很大的社团呢,出过好些还不错的光影剧,还经常招角色模特呢,身为校草,你没去过?”

    凌澜瞥她“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什么校草?”

    叶云兮蓦然想起了吴静,黯然了一瞬,随即果断甩锅道“表哥啊!”

    凌澜“……那是他自我感觉良好,不要扯上我。”

    叶云兮嘻嘻笑着凑近“我觉得你算得上啊。”

    凌澜扭过头“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我也没凑过什么招模特的热闹,没那个时间。”

    叶云兮讪笑两声,心道“没戏了”,便生硬扯开了话题“嗯嗯,毕竟你是学霸嘛。咳,等会儿我们吃啥呢?”

    凌澜看了眼时间“去附近商业区吧,顺便看场光影剧。”

    叶云兮眨眨眼“最近有什么大片吗?”

    凌澜“你不是想看光影剧吗?”

    叶云兮“……”这人好像误解了什么,不过随他啦。

    “行啊,那就去吧!”

    凌澜“嗯”了一声,打开网页订票,收回手时,轻轻捏了一下握着的那只软软的手,似乎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下,才松开。

    叶云兮便也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撇过头,咬着唇偷笑。

    …………

    两人一起去看了一场西式古典剧。

    剧里的女主角穿着束腰大裙摆的裙子,优雅的参加舞会,和英俊的男主角翩翩起舞。

    他们相爱了,但又挣扎在时代潮流里,沉浮在阶层和仇恨里。

    他们分开了,曾经和姐妹们在闺房里窃窃私语谈笑些女孩子的小心思的女主角,开始变得忧郁而感伤,她站在窗口眺望某个方向,回到房间里拿起羽毛笔,写下娟秀的花体字,整齐的折入信封,寄给远方的心上人……

    ……

    叶云兮看得也有点感伤,偷偷伸手拉住了男友的胳膊。

    然后被一只大手反过来握住,很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