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迁坟人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嫌疑
?    一想到这儿我更加着急了,如果他们真的要把师父带走了的话,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没有师父,又要我们怎么支撑下去呢?

    这时候的我心情难免有些复杂,却没有了以前的焦躁,如果从一开始不是我那该死的同情心和愧疚心作祟的话。.sp>    我就不会把她带回来,不把她带回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从第一次我们被袭击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这个女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干净无瑕,事实上……

    如今走到这一步,我的思维反而平清晰了起来,连带着情绪也平静了,现在联系不上刘鑫,也只好我们亲自去刑侦组织和他说明这个情况了,最起码要先把店门打开,把里面的小鬼的封印住,然后再确认师父有没有被他们找到,最起码要先把师父救醒再说。

    “好了,别懊恼了。”

    秦乐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摇头,冷静的说:“既然现在我们的手机都没电了,不如就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我们立刻去动身去刑侦组织把刘鑫叫过来,先让他把封条拆开,我们起码要先去看看师父有没有事,至于剩下的,还是等过后再解决吧。”

    秦乐对我的想法表示赞同,一边的牧不紧不慢的看着我们俩商量,说道:“你很冷静,这很好。 .s

    我苦笑,“现在这种情况,烦躁又有什么用呢,牧,要麻烦你们在这里等一会了,我和秦乐都要立刻去刑侦组织一趟。”

    “就这种小东西就把你们难住了?”

    三七走过来,“直接撕掉不就好了?”

    “不行!”

    我连忙出声阻止,“三七,这是工作人员贴的封条,就像以前的锦衣卫那样,这种东西我们都是动不得的,必须要检查亲自来把它拆掉。”

    “真麻烦。”

    三七靠在一边,来来往往的路人渐渐的多了,他们见我们站在这家店门口,对我们指指点点,但我对这些都是丝毫不在意,河津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刑侦组织。

    “我觉得咱们家店被封的时候,刘鑫肯定有尝试联系着我们,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境外,手机估计早就没电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秦乐说的我也知道,我说是啊,所以我才决定来找他,只是贴了封条,就说明这事情还并不大,应该是刘鑫有意把事情压了下来,要不然以组织的手腕恐怕早就要派国家特警队把我们给抓回来了。.sp>    “总之还是看刘鑫怎么说吧。”

    在我们的一再催促下,司机把速度提得很快,因此我们很快就到了刑侦组织,一冲进刑侦组织里,立刻就有人眼尖的看到了我们,他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拉住我的手低声说道,“你们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鑫哥等你们很长时间了,估计你们再不回来连鑫哥也压不住你们店里的事儿了。”

    我说我知道刘鑫在哪儿,我要见他。

    “跟我来吧。”

    这青年大概也是刘鑫的好姐妹,之前在店门口见过他几次,恐怕店里的事他也听说了,来到刘鑫的办公室时,他正在在看资料,一见到我们来了,赶紧关上门,“你们两个可让我好找,到底去哪儿了!你们知不知道出大事了!”

    “我知道,这事情可说来话长了。”

    没办法,毕竟是刘鑫帮了我们的忙,我也只好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连带着我和余秋月是怎样相识的过程分都告诉了刘鑫,以及我把我对余秋月的怀疑也都告诉了他。

    听完我的话,刘鑫沉默了片刻,“要说你们阴阳人就是麻烦,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这种事情如果我真的和领导说了,你说现在的人谁会信?不把你们两个当成神经病,抓进神经病院就不错了。”

    我说这件事情我真是谢谢他了,那现在上头怎么说?

    “这事被我压下来了,我跟他们说,只不过是你们屋子里有些奇怪的气体,不过当时我也没看出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是煤气泄漏。”

    “上头倒是没把这件事情和当时那家居民被野兽袭击的事情串联到一起,所以目前你们是安的,不过如果你们想拆封条的话,必须要我们跟着陪同,我们必须要去看看,你们店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而且要拍照取证,拿给领导看,才能彻底解除对你们店里的嫌疑。”

    我连连点头说没问题,反正普通人是看不清这些鬼魂的身体的,只当它们是一片黑雾,大不了到时候我再编造一套说辞让刘鑫糊弄过去就可以了。

    又一次坐上了刘鑫的车,这心情可谓是相当的微妙,这次陪同的,除了刘鑫就是刚刚的那个青年,目前可以断定他们两个都是自己人,也让我放心很多,牧和灵雀他们还在门口等着,我心里也是着急,不过当车稳稳的停在我店门口的时候,我又一次傻眼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群大女人中多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绿色的裙子,长得小家碧玉,虽然算不上是绝色,但是也十分耐看,见我们从车走下来之后,对我们礼貌一笑。

    “这谁啊?”

    秦乐看见那女人之后眼睛都直了,连忙凑在灵雀的身边,也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秦乐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又蔫了下去。

    刘鑫和青年过去拆封条,他们的身上穿的是他组织的制服,惹得不少人纷纷注目,我心里十分郁闷。

    这下好了,我们店里的名声也算是彻底“发扬”出去了。

    眼看着刘鑫把封条拆掉,他身后的青年把相机和手套鞋套准备好了,我心里想着等我们一回去就立马把符纸贴在墙上,省得他们化形吓到这两个工作人员。

    “刘鑫,一会进去要是看到什么东西先别拍,我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难免得有些玄乎的东西。”

    刘鑫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先是往里瞧了一眼,看见里面乌烟瘴气的,不由得淹了一口口水,“这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还能是啥,就做佛牌要的材料呗,佛牌里住着的灵就是这些东西变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