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月一千万零花钱 > 新书来了 《90后风水师》
    大家好久不见,新书来了,第一章发在这里,觉得不错可以去追书。

    本站的《90后风水师》。

    ————————————

    第一章女神要遭殃

    正所谓美不美看大腿,骚不骚看蛮腰,我高中时代的同桌赵曼就是这么个又美又骚的女人。

    可惜我跟她没啥交集,我是个小区物业员,她则是市里广播台的播音员,天天健身旅游出入高档场所,发朋友圈都是各种网红打卡地或者美美的自拍。

    这天她又发了个朋友圈,举着剪刀手,笑出两个小酒窝,胸脯高耸脖颈雪白,还是纯素颜自拍,着实好看。

    不过我发现她鼻梁上长了个红色的痘痘,正好在鼻尖上,非常少见。

    大家都知道,人上火了鼻子两边容易长痘,那叫迎香穴痘,一般不会对运势有影响,但鼻尖上长痘就不寻常了,那叫压运痘—人之鼻梁相当于房之房梁,压运便不散霉,八成九要倒霉。

    再看赵曼虽然笑容满面,但眉间的印堂有一抹跟其余肌肤颜色不太一样的灰暗色,而印堂穴是鼻梁末端之稍,有登高望远的运势之说,此运势灰暗,就说明要倒霉了。

    我当时就觉得,赵曼这两天得出点事,看程度估计要见血了。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你一个小物业,咋会看相呢?原因很简单,我爷爷是风水相师,九十年代混得风生水起,教了我不少相门法子。

    可惜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去世前只给我留了一本叫做《天地太清神鉴》的书,说是我们老李家的命根子,一定要保管好。

    但他又警告我不是死到临头的时候不准看,问他为啥他也不说。

    说回赵曼,她的自拍照我看着真心感觉不对劲,就四个字,血光之灾。

    本着善意提醒的想法,我给她发了个评论“老同学,最近多注意头上物件,别被东西砸了。”

    我之所以让她注意头上,是因为她的霉运来自印堂穴和压运穴,两者都是高势,因此霉运来自头顶,比如风扇、高空抛物之类的。

    赵曼不一会儿回复我“神经病啊你,会不会说话?”

    赵曼这个青春妙曼的现代大美女显然不信,我也就不多说了,晃着钥匙到小区走走,看看新搬来的业主有没有漂亮女儿。

    还没遛热腿,我发现高中同学的微信群炸了,平时万年潜水的老同学全冒了出来。

    “赵曼买新房了,不愧是我们的美女学霸,太会赚钱了!”

    “她说了,周末大家聚聚,她请客。”

    “她那房子是市区的复式小洋房,还有个小花园,花了四百多万,哎,羡慕啊。”

    我一看大家都在说赵曼买新房不由恍然大悟。

    其实我之前看她照片有点疑惑,因为赵曼明明要倒霉了,但印堂却是饱满的,鼻梁上的红痘虽然压运,但又不能压住整个鼻梁,反而有点像锦上添花一般,这很矛盾,霉运好运凑一起了。

    现在我懂了,赵曼买房子了,这是好运,但房子有点问题,因此她要倒霉。

    这时,同学们的议论话题不知为何转移到了我身上。

    一人说“你们看了赵曼的朋友圈吗?赵曼下午发自拍,被李十一气坏了,哈哈哈。”

    “那个神算子又开始作妖了,真以为自己是半仙?笑死人了。”

    “保护我方赵曼,打倒李十一!”

    这些话有调侃也有恶意,我已经习惯了,高中上学那会儿可没少因为风水师孙子的身份被这帮孙子嘲笑。

    我本不打算理会,结果有人艾特我“李十一,出来算命,哈哈哈。”

    这人叫王东,读书那会儿就跟我不对头,他一直追求赵曼,但始终失败,又见我跟赵曼同桌两年,就对我有怨言。

    我露了个面“王东,听说你最近发福了,你身子骨小,又是干工地的,怎么可能发福呢?建议你搞点人中黄吃吃,不然越来越胖。”

    王东显然被我说中了要害,自己也很疑惑自己为啥发胖。

    他就问我“人中黄是啥?中药?”

    “是屎,你一天吃三次,把肠子吐空就不会胖了。”

    “我去尼玛!”

    群里更加热闹了,而赵曼也露面,她发了个斯斯文文的微笑“大家不要吵架哦,记得周末聚会,我待会去新房看看,工人还在等我呢。”

    群里老同学纷纷说好,恨不得跟赵曼多聊几句。

    我寻思着也说了一句“你今天运势很差,晚上阴气盛,你霉运又来自头顶,劝你不要去新房了,泥砖多不安全。”

    我这话一出,群里炸锅了,一堆人骂我不会说话。

    赵曼也气得不轻“李十一,要不是看在我们是老同学的份上,我早拉黑你了!”

    她骂完下线了,还是要去看新房。

    群里的同学继续怼我,说我嘴巴臭,不会说话别说话。

    我也没搭理,打卡下班回租房。

    才走到半路,群里忽地一堆人艾特我,我打开一看,每个人都说邪门。

    “我靠,赵曼刚才开车到新房楼下,忽地一块砖头砸她车前盖上,直接砸凹了!”王东这小子主动跟我说缘由。

    原来刚才赵曼在群里发了张照片抱怨,说她的车子被砖头砸凹了,砖头从新房楼顶掉下来的,也不知道是谁丢的。

    “李十一,你蒙对了一回啊!”很多同学在调侃我,由于赵曼没有事,所以大家不担心。

    但我却感觉事情严重了,砖头理应砸人,但它却砸了车,这是“破财”之相,是家破人亡的霉运,说白了,赵曼不是受伤那么简单,她还得破产。

    我直接在群里说一句“赵曼,你去找打火机,打着了竖在肩膀上,两肩轮流竖三分钟。”

    人的肩膀有阳火,赵曼现在倒霉透了,阳火晦暗,得先用外火滥竽充数,熬过今晚再说。

    赵曼当即发话“李十一,我没空理你,我找保险公司来拖车呢。”

    群里的同学也开始乐呵了,说我想趁机勾搭女神,装模作样给谁看呢。

    我不太乐意了,老同学的情分用完了,接下来得收费了。

    “赵曼,十分钟内你准得找我,到时候给我发两千块,不然别找我。”我留下一句话,心里有点火。

    群里持续炸锅,冷嘲热讽自不必多说。

    赵曼压根没理我,而眼瞅着很快就要过十分钟了。

    群里的老同学也个个瞪着眼睛看我笑话,王东那个逼甚至在群里倒计时了。

    不料他倒计时到了三,赵曼忽地发了条语音“我的天啊,三楼的吊扇突然掉了,砸在我肩膀上,吓死我了,还好没有开风扇。”

    那风扇要是开了,赵曼估计得被切头。

    群里先是死寂了一下,然后众人纷纷懵逼,一个个开始艾特我。

    赵曼也问一下“李十一,在吗?”

    我没有理会,因为现在是做生意了,赵曼再美再骚也不能坏了规矩。

    见我没有露面,赵曼急了,开始跟我私聊“李十一,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好吓人,我都哭了。”

    我依然没有回应。

    赵曼又回群里问“你们谁有李十一电话,找他一下,快点啊。”

    “谁有啊?我们大伙好像都跟他没联络吧?”王东也帮忙询问。

    “他刚才说,要两千块钱。”有人提醒。

    “不是吧?真要两千块?老同学不至于这样吧?”一群人在群里不忿,替赵曼委屈。

    然而,赵曼给我发钱了,还发了语音,哭哭啼啼又软绵绵的语音。

    “李十一,你快帮帮我,求你了,刚才新房的天花板突然塌了一角,要不是工人把我拉开,我就被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