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山河警事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孙琪听了眼泪突然流了出来,哽咽着说“好!只要他没有背叛我,其他的我也不在乎了。”

    秦山海心中有些惊讶,没想到孙琪这么容易就范,看得出来,被抓的这一刻孙琪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下场。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了。”孙琪闭上了眼,似乎已经认命,他想要答案已经有了。

    “带走吧。”蒋羌对秦山海说了一句,直接把孙琪押上了车,带回了县局。

    再次回到县局跟第一次大不相同,第一次孙琪来,是受害人的身份,大家都可怜他,秦山海还专门带他吃了顿饭又洗了个澡。

    如今再次来到这儿,得到了待遇却是相反的,双手被牢牢地铐住,两个民警一左一右的按着胳膊。

    蒋羌和秦山海马上对他进行了审问,结果出乎意料,孙琪并没有想象中的负隅顽抗,而是问什么说什么。

    没等蒋羌开口,孙琪直接说道“我配合你们,你们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

    蒋羌一愣,心中有些诧异,不知道孙琪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你……这不符合你的性格。”

    孙琪苦笑一声,眼神之中带着落寞“算是回报秦警官和你们众人之前对我的好吧!在这个世界上,对我好的人我都会报答!其实当初我来的时候,我宁愿自己就是乞丐,因为那样的话,我就能坦然的接受你们的善意,可我不是,从我见到秦警官的第一面开始,我们注定只能成为敌人,不能成为朋友,这是我的一个遗憾,不过后来你们每个人对我都很好,尤其是秦警官,为了给我住处想尽了办法,没想起这些事,我都觉得良心不安。我自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被这个世界所不容,我从小就受尽了人情冷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幸运,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如何,无论是谁真心对我好,我也会加倍的报答他。可惜后来我辜负了你们的好意,真的对不起,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们道歉,但是一直没机会,今天也算了一个心愿。至于我犯罪的事,我也没什么好挣扎的,我最好的朋友已经被你们给抓了,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我更没有任何顾忌。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活着,我也不愿意成为一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可是有的人能选择,有的人却不能,而我恰恰是不能的那一类,从被抛弃的那一刻,我的人生就变成了黑色,到什么时候也洗不掉了!”

    这些话说的很心酸,秦山海心里不住的叹息,从得知孙琪的身份开始,心里就恨的咬牙切齿,感觉一片好心用错了地方,被人当成猴耍,曾无数次幻想着抓住孙琪如何质问,如何指责,但这一刻,秦山海却恨不起来。

    现实总是残酷的,总有一些人的命运多舛,挣扎在社会边缘,根本不能选择生活,有的人从出生就注定了,这一生永远都不能踏足光明,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活着!

    之前秦山海还不能理解,孙琪为什么对赵楠是不是背叛了他如此在意,听了这些话之后,才彻底明白了,孙琪从来都不在乎是不是有人背叛了他,他在乎的是谁背叛了她,如果是他最好的朋友在背后捅了刀子,那比他落到警察手里更让他心痛。

    孙琪苦笑着继续说道“其实在很早之前就意料到我会是这样的结局,被你们抓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尽管问吧,我都会说的!

    其实,我也早就看不下去他们的所作所为,可是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当初不是李大伟,我也混不到今天!李大伟当初是真心对我,所以后来我才会为他卖命,我也没办法,这一切都是我不能选择的。”

    秦山海考虑了一下,明白李大伟应该就是朱大壮的表哥。

    “你把这事告诉了我们,我们顺利抓住李大伟,你这不也是背叛了李大伟吗?”

    其实这句话本不该问的,但秦山海心底里还是对孙琪充满了疑问,上次孙琪的背叛对他的打击不小。

    孙琪解释道“那已经不是背叛不背叛的事了,秦警官,蒋队,我当初欺骗了你们,背叛了你们,你们非常愤怒,这说明你们把我当个人!同样的道理,李大伟当初帮了我,我要回报他,这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李大伟现在已经不是人了!简直是畜生!我当然知道配合你们,就能早日抓到李大伟!我也必须这么做!李大伟现在已经疯了,如果你再不抓到他,就会有很多人像我当年一样!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的确,卖器官就已经够丧尽天良了,还把挖掉器官的人当做赌博的筹码,这已经不是人能干出的事了!”蒋羌正色道。

    “我告诉你们李大伟会藏在哪儿,还有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接下来孙琪把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李大伟并没有离开本地,竟然一直窝藏在一个很乱的住宅区。

    孙琪并不愿意回忆当年的事情,但为了让警方理清这些线路,就一点点回忆起这些年的经历。

    这个犯罪组织从建立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一开始也只是贩卖劳力,后来直接就打上了器官的主意,联合几个黑医院,卖出了不少器官!

    钱赚的越来越多,李大伟也越来越疯狂,犯下的罪行也越来越大,前年不知道从哪儿学来了拿濒死的人作为赌注,来提高赌博的刺激程度,借此吸引赌徒,弄死了不少的人,也赚到了更多的钱,到了后来,李大伟已经近乎癫狂,他对年轻人很有兴趣,只要手下弄来年轻的“货物”,割了器官后,他都会亲自参与赌博,看着这些人慢慢死去,他也从中得到更大的满足。

    有了确切的地点,蒋羌立即组织行动,非常顺利就抓住了正在家看电视的李大伟。

    李大伟被抓的时候满脸的不可置信,等到了看守所和秦山海进行了第一次对话,才知道是栽在了最得力的助手孙琪手中。

    人证物证俱在,狡辩也没有任何作用,李大伟等人的生命迎来了倒计时。

    至此,贩卖器官案子告破,市局领导召开了表彰大会,蒋羌、秦山海等一众人立功授奖。

    终于等到了轮休,秦山海也有了难得的休息时间,这些天一直太忙,没空回家看看,打算回出租屋睡一觉,明天赶最早一班车回家。

    到了出租屋,杜文斌坐在椅子上看书,一个打扮很朴素的姑娘正在做饭。

    “喂,文斌,这是谁?”秦山海指了指姑娘轻声问道。

    “镇上开花店的,叫小惠。”杜文斌随口答道。

    “你对象?”

    “哎呀,我还没答应,家里同意了,她非要来。”杜文斌满脸的不情愿。

    “那周月呢?”

    杜文斌脸色一变,吞吞吐吐说“别提了……我,我工资都借给她了,现在找不到人了。”

    “活该!”秦山海毫不留情的说道“早就告诉你别借给她别借给她……”

    “行了行了。”杜文斌笑道“我以后多个心眼。”

    “你呀你。”秦山海指点着他说完,又凑近了问道“这个小惠不比周月强得多?会做饭,多贤惠。”

    “嗯,先凑合着看吧。”

    “我看你小子就是装相呢,心里美着呢吧?”

    “凑合事,凑合事。”杜文斌摆手说道。

    “那我给你们让位?”

    “让什么让,吃了饭让她回家。”杜文斌一副当家做主的模样。

    第二天一早,秦山海在睡梦中被人推醒,迷迷糊糊睁开眼。

    “小河!你怎么来了?”秦山海激动万分,眼前的正是弟弟秦山河。

    “哥,姐接我,来找你回家。”秦山河说的很简洁,但已经有了逻辑性。

    秦山海微微转头,看向门口的李映雪。

    李映雪笑盈盈解释道“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小河出院了你都没空去接。”

    “最近太忙了。”秦山海坐了起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弟弟“小河恢复的挺好,这大地方治的就是不一样!”

    秦山河似乎有点害羞,走过去拉着李映雪的衣角说“姐,我饿了。”

    秦山海看了看表“都十点多了,我还是头一次睡过头,你们俩等我洗漱一下,咱们去吃点好的。”

    “姐给我买了很多很多好吃的,还给爹买了烟酒,给娘买了花衣服,就没给你买。”秦山河噘着嘴说道。

    “为什么不给我买?”秦山海一边穿衣服,一边似笑非笑说道。

    “姐说你是警察,让警察队长买。”

    “嗯?”秦山海动作一滞,略一考虑,认真对李映雪说道“对不起,我工作太忙……这次轮休,我有二十天假,好好陪陪你。”

    “我理解,我跟小河开玩笑呢。”李映雪虽有些埋怨,但听了这话微微有些感动。

    “买这么多东西,是要急着见公婆啊?”秦山海穿好衣服,拿起牙刷牙缸,路过李映雪身边,轻声问了一句。

    李映雪啐了一口说“谁要见公婆?”

    “丑媳妇啊,俗话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秦山海笑着说道。

    “姐不是丑媳妇!”秦山河急了,张着嘴大声喊道。